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241章  盟府惊变(上)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305 字

眼前三人的修为原本不弱,最低的两人一是金仙之境,一是神王之境,剩下那个看似领头之人,已是稳稳当当的神尊之境了!

天仙之境者,便是超越一般修士的强大存在,而这三个似乎是担任警戒巡逻之人,竟然有这等修为,那说明此时攻入步虚阁的腹地之人,修为更高。

由此看来,步虚阁,的确是完了!

三人在风甲的这股威压下,气都喘不过来,全身冷汗涔涔,动也不敢动。因为他们敢肯定,对方已死死地锁定了自己,稍有异动,立有丧命之虞。

见风甲太过强大,纵是自己不说,对方有的是手段来对付。

领头一人开口道:“前辈息怒!我说便是!”感觉压力微松,那人顿感全身一松,定了定神,又开口道:“步虚五老早已离去,不久前又有消息传来,说是步虚五老已被一位古神擒住,然后去向不明。

步虚阁两次主掌府门开启一事,所获的不义之财如山似海,而这些不义之财,可以说全都是大家伙儿的。所以……所以这次是上门讨还己物而已……”

听完那人结结巴巴地说完,风甲已明白了。当下又问道:“这次来了多少人?又都是些什么人?”

“以玉寒苍宇四大宗门为首,纠合众多外宇的大宗门,包括蓝冰本宇的强者,共约三万人,成立一个‘讨债门’,向步虚阁讨还旧债。说是欠债还钱,血债血偿……总之,这次要将步虚阁连根拔起,夷为平地……”

听着那人说到“讨债门”时,风甲已是摇头苦笑,后又心道:“步虚五老十万年前,将玉寒苍宇的近十位精英人物屠杀至尽,这次定是他们的后人报仇来了!绵延十万年的仇恨,不仅没有消淡,反而更加积累厚实,一朝爆发,势不可挡!果真是先人作孽,遗祸子孙了!”

正想着,风乙带着秋含枫和那对少年男女已然来到。秋含枫看着眼下的一切,早已是悲怒交加,若非风乙拦着,她早就不顾一切地冲下去了。

“你带着他们,直接回青汉!我与大哥他们随后便来!”听风甲如此安排,风乙应了一声,随即将大闹不止的秋含枫拍晕抱起,然后带着少年男女急掠而去。

风甲这样安排,实是不得已中的良策。总不能面对这三万强者大开杀戒吧!如今,他只有信守对秋凤楼他们的承诺,尽量保护秋一叶兄妹的安全,然后带着他们回到青汉,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又问了三人数句后,风甲便不再理会他们,一个闪晃,来到了三圣那里。

此时的圣仙三绝,已站在一处阁楼外面,只是秋凤楼祖孙三人已经不见了。神念轻扫,风甲已知秋家老少三代之人正身处阁楼之中。

南宫龙侯凭虚临空,傲然而立;赤鸾雷霸二人,互为犄角,一左一右地站在阁楼两旁;步虚阁总共约五百万弟子,早已或四散溃逃,或投降强敌,或战败身死,余下的不过数千人,静立在阁楼四周。

他们的四周,已是密密层层的敌人,从空中到地面,从山上到山下,将阁楼围了个密不透风。

若是从高空下望,便可看见无数的尸体自庞大的城廓外,绵延至城内,越是靠近阁内中心,尸体便越来越多。尸积如山,这四字便是眼前情景的真实写照。

面对万余强敌,三圣毫无惧色,剩下的数千步虚阁弟子,也无一不是强者,与三圣一样,将要同强敌作殊死一战。此时的战场,除了不远处零星的打斗声时不时地传来,眼下显得非常沉静。

面对三圣的强悍,敌人在被斩了数千人后,不得不暂停进攻,只是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三位前辈,此事与你们无关,何不早早退去,大不了,步虚阁财物由前辈分配好了!”一位高阶强者对着三圣说道。

“不可能!受人之托,须忠人之事!我们早就说过,步虚阁其他人我们不管,但如今阁楼内的人,你等休想动他们!至于财物宝器之类的,我们还没有放在眼里!”半空中的南宫龙侯冷冷地答道。

“步虚阁秋家,与我们仇深似海!为了这一天,我们足足忍了十万年,十万年啊!自从我们的祖先,被那步虚五个老鬼毫无缘由地杀害,这笔血债,只有让他们的后代来偿还!步虚阁的财物,你们不放在眼里,同样,我们也不放在眼里。我们只想让步虚阁秋家血债血偿!你们三人,莫要逼我们!”那名强者愤怒地吼道。

“现在是谁逼谁?总面言之,有老子在,不怕死的,这就放马过来!”

雷霸早就不耐烦了,接着吼道:“步虚阁已经完了,当年你们的祖先不过十来人被杀,现在有数十万步虚阁弟子已然身丧,纵是血海深仇,也足够偿还了吧!”

“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当年他们杀了你们的祖先,如今你们又杀了他们的后人,只怕以后,他们的后人,又要找你们的后人算帐,如此迁延下去,纵是再过十万年、百万年,你们之间的仇恨,也不会冰消,只会越来越深!

现在,整个秋家,只剩下这祖孙三人了,家业也尽毁,不如就此作罢,以后,你们双方谁也不欠谁的!如何?”相比雷霸,赤鸾有耐心得多。

“斩草除根,以免蹈袭覆辙!只要今天将秋家连要拔起,这种状况,绝不可能再会发生在我们的头上!

最后奉劝一句,赶紧让开!否则,我们连同你们三人一起收拾!我就不信了,咱们一万多人,还斗不过你们三个!”那人显然失去了耐心,对三圣作出了最后的警告。

双方知道眼下一切的言语是多余的,最后的谈判破裂,便是最终的决战将要到来。

只是双方实力悬殊太大,就算三圣修为再高,此时也是无力回天了!就在双方剑拔弩张、一片沉默时,“吱呀”一声轻响,人潮的包围圈中,处在正中心的阁楼的房门,终于打开了!

秋凤楼与秋易水父子二人并肩而出,站在楼上,静立无语。

此时的秋凤楼,显然老了许多,原本花白的发须,现在已是雪白一片,额上的皱纹已爬满了整张老脸,昔日叱咤风云、神采飞扬的步虚阁太上阁主,此时,直如一个风烛残年的平凡的老人;而秋易水,步虚阁的正牌阁主,也早已失去了指挥若定、淡定从容的气度。

脸色苍白地站在秋凤楼身旁,看着眼前的一切,秋易水的眼神中,充满了绝望。

看着父子二人连袂而出,原本沉默的人群,如同火山爆发般地涌动起来。

“杀了他们,为祖先们报仇!”

“步虚阁秋家,你也有今天!”

“积压了十万年的旧帐,今天也该到了清算的时候了!”……

“各位,想取我父子二人的性命,还请先听我一言!”震天的喧嚣声中,随着秋凤楼威严如昔的苍凉声音响起,喧声渐息。

看着无数的敌人,秋凤楼又冲着三圣道:“阁下的承诺,请不要忘记!若有来生,秋凤楼作牛作马,也定当报答!”说完,父子二人对着三圣深深地一揖。

听他语气,显是临终托孤了!三圣暗叹一声,各自默然。

父子二人身形一晃,飘然下了阁楼。环顾四周,秋凤楼又朗声道:“祖宗的过错,由我们后代来偿还,也是无可厚非!但是,我想问问你们,你们中间的大多数人,当真与我们步虚阁秋家,有不死不休的死仇吗?”

“他们与你们哪有什么死仇,倒是与步虚阁的财富亲如一家罢了!”雷霸撇了撇嘴,不屑地冷笑道。

“二哥此言有理!”众人眼前一花,只见秋家父子身旁,已多了一人。正是风甲!

秋凤楼看着风甲,已是老泪纵横,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抹了抹眼泪,急忙传音问道:“含枫呢?她不是跟你在一起吗?”

“秋阁主放心,她现在很安全!我们的承诺,自会遵守,只是你们……”风甲心中甚是矛盾,毕竟,步虚五老十万年前的罪过,实在不轻。光凭勾通外敌的这条罪名,足够让秋家灭门了!尽管步虚五老有着不能说出的苦衷,但是作为他们的后代,偿还罪过,那也不过份!

“你都知道了?老夫早就明白,这一天,迟早会来的!”秋凤楼眼中闪过一线决然之色,又道:“请阁下这就带着一叶离去,另外,此事还请阁下莫要透露出去,就算……就算保留一点我秋家那微不足道的名声吧……”

就在这时,一道雷声轰然划响,滚滚而来。众人一惊,抬头看去,只见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地急掠而来,其速甚疾,不过数息,便已来到众人头顶,虚立不动。细一看打扮装着,竟是百余名神卫。

在众人的惊诧中,一名神卫虚踏而出,将一卷闪闪发光的卷轴打开,朗声道:“奉蓝乾神帝旨意,步虚阁秋家,于十万年前勾结外敌,残害贤能,借主持归元府之机,大肆索贿,贪赃枉法。

今除去其所有仙箓神籍,押赴天牢候审!”语音一落,众皆哗然!

秋凤楼父子已是呆立当场,形如死人。趁着此等机会,风甲对三圣传音道:“赶紧带着秋一叶先走,咱们青汉见!”

若说风甲先前有些不忍秋凤楼父子就此丧命,还想出手一助的话,那么此时此刻,已是大势已去,再要出手,既无意义,也没有必要了!目前他唯一能做的,便是断后,让三圣带着秋一叶安全地离去,为此,风甲将在所不惜!

“拿下秋家任何一人,神帝有赏!”随着那名宣旨神卫将手一挥,无论是掠夺者,还是那些真正的仇家,顿时疯狂起来,包括半空中的那百余名神卫,也已疾掠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