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242章  盟府惊变(下)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4053 字

一时,万余名强者,已是密如飞鸟铺天盖地般地席卷而至。其中,还有不少人扑向阁楼,与正要带着秋一叶离去的三圣交上了手。

一道血芒终于又已闪现!正在与三圣厮杀的数名高阶,被血芒无声无息,又如光似电般地划过,“砰砰”声中,那数人已成为数团血雾飘散。

三圣知是风甲已然动手,当下将秋一叶卷起,化道金光,急遁而去。秋凤楼父子一声怒吼,带着剩下的数千名弟子,反冲向密密层层的敌人。秋凤楼口中怒吼道:“就算是死,也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见有数百人朝着三圣疾追,风甲冷哼一声,身形一晃,便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现时,他已穿过那数百名追兵,头也不回地远去了。

只剩下身后的无数团血雾飘荡在空中,还有数百名目瞪口呆、惊骇莫名的追兵,震撼当场,眼睁睁地看着风甲不紧不慢地从容远去,哪里还敢继续追赶?怔了一会儿,这数百人掉转身形,向步虚阁掠去,加入大战场。

耳畔风声呼呼,风甲一面前掠,一面留意身后的动静,忽然,两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气流狂窜,一时惨声震天,隐约传来数声狂叫:“秋家父子卑鄙无耻……竟然自爆……想同归于尽……门儿都没有……”

风甲一声长叹,扭头看向天边,一轮斜阳,在浓浓飘荡的黑烟中,殷红如血!

青汉苍宇。修真界。天道盟。

离去数月之久的风甲,终于回来了!连同风乙、三圣一起的五人,回来时,竟多了四人,其中是一对少年男女,还有一对兄妹。

这天,盟府众人站在高大的府门前,静等风甲一行的归来。原本对于风甲一行的圆满回归,应该充满了洋洋喜气,但奇怪的是,此时的盟府上下,都笼罩在一层浓浓的愁云惨雾之中。

门前的小虎父子、项坤、紫日、金傲、秦正、端木等数十人,一脸地凝重和沉重,不言不语地站在那里,静等着风甲一行的到来。项坤夫妇脸带悲色,看着远方,泪光隐隐。

随着衣襟带风声响起,十来道人影终于出现,几个闪晃,便已停落在府门前。看着众人的神情,合为一体后的风甲有些诧异,不禁笑道:“你们这是怎么了?不欢迎我们么?”

小虎强颜笑道:“弟弟回来了?先进府再说吧!”一行朝着府内行去,风甲扭头冲着小虎道:“你们怎么了?发生了何事?”小虎暗叹一声,道:“此事来得……来得蹊跷……明天再谈不迟!

你们远程劳累,先休息一下,急也不在一时!”风甲听到此言,心中更加疑惑,但是他素来境道空明,心性淡定,见状,也不追问,只是点了点头道:“也好!哥哥先把我随行之人安排一下,我也要调息一二!”

一夜易过,转眼已是风甲一行回天道盟的第二天了!

经过一夜的调息,风甲将这数月来特别是掌握残刃时的感悟融合了一遍,再加上此行数战中的经验和领会,也梳理了一番,再重新整合后,他的总体修为,又有所精进。

这一日,风甲一早起来,洗漱一番后,便来到府堂,发现众人都在。当下笑道:“你们这么早?”一边说着,一边登上台阶,当中坐下。

看了一眼在坐中人,风甲问道:“风丁呢?从昨天回来到现在,怎么一直不见他的踪影?连心神都感应不到。这小子,该不是偷偷地跑出去玩儿了吧!”小虎、秦正、端木啸天等人相视一眼,各自摇头苦笑。

小虎咳了一声,道:“实际上,自从一个月之前,风丁便突然不见了!幸好这段时间没发生什么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当时我们也没有在意,以为他闭关,或者出去散心了,而且,我们也管不着。

谁知……谁知……”说到这里,平日一向刚强的小虎,脸上满布黯然之色,低下了头去。众人也都低着头,不言不语。一时,整个府堂,充斥着一股沉重和悲哀之氛。

风甲见状,心中一惊,喝道:“说呀!你想把我急死!”再抬头时,小虎已是热泪盈眶,颤抖着说道:“就在前些天,我师傅和师弟二人来到盟府,说是在水晶宫中呆久了,想来这里走走。

我知道他们是想项坤了,来看看他……当晚,他们父子俩儿就住在府中……”

听完小虎的叙说后,风甲已是震惊无比,一时怔怔地坐在椅子上面,呆呆地不语。良久,忽然喝道:“何人如此大胆?查清了没有?”说着,他也是虎目含泪了。

当晚,项问天父子就住在盟府的后院。第二天,侍从发现,父子二人已然身死,一查,乃是他杀。此事一发生,开始是众人不相信,当看到眼前的一切时,却又不敢相信了!

自天道盟开创以来,在盟府之内,还未发生过此等惊天凶案。

项问天一家,在王风的心中,是何等的重要,那是与自己的亲人同等看待的存在。作为分身,风甲自然是一清二楚!此案不查个明白,只怕本尊王风回来,第一个要找的人,便是风甲了!

就在风甲的悲怒交加中,小虎又颤声道:“过了几天,清风道长带着阿福爷爷匆匆赶来,要风丁彻查此事。哪知,风丁早就不见了,风丙也早已失踪,而你们甲、乙二人,也不在……怪就怪王风那个臭小子,好端端地,干嘛要去那么远的地方,死在外面好了……”

“还有何事?”看着一脸悲愤的小虎,风甲已是心惊胆颤,当下一阵哆嗦,小心地问道。

“清风道长……还有阿福爷爷……他们……他们也都死了……”小虎“哇”的一声,终于嚎啕大哭起来,身旁的众人,也是泪如雨下。

“啊……”风甲狂吼一声,连人带椅,从台阶上一头栽落下来。众人连忙上前,将他扶起,只见他又“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已是脱口喷出。以风甲如今修为,令他受伤吐血,显然不是那么轻易的。此时,他这是明显在过度的悲愤之下,心神受创。

摆了摆手,风甲强定心神,推开众人,缓缓地站了起来,然后随便在一张空椅上坐下,闭目调息。

比起项问天父子,阿福和清风道长的地位,在王风心中,除了至亲,那是更不可替代的。可以这样说,没有清风和阿福,便不会有今天的王风、天道盟!甚至,包括在场的众人!

只见一阵沉寂中,风甲紧闭着双目,两行热泪却自眼角溢了出来,顺着两腮划下,然后掉落。人影一晃,风乙已脱体而出,站在原地,同样是泪流满面。

“何人所为?当真……当真是一点儿线索没有吗?”风乙抹去眼泪,因为他知道眼下还不是哭的时候,当下颤抖着声音问道。

“你为什么不早说,到现在才告诉我?”不待众人回答,风甲睁开了眼睛,冷冷地盯着小虎道。一阵寒气迫体而至,众人心头止不住地一凉。

“昨天你们风尘仆仆的,远程劳累,告诉你,只怕你更受不了!”小虎摇头苦笑,又道:“线索也有一点儿,不过有些匪夷所思……”

甲乙二人相视一眼,齐声问道:“快说来听听……”

小虎看了一眼秦正、端木,道:“你们也说说吧!”

秦正神情黯然,想了半天,道:“据巡府守卫说,在项家父子出事的前天晚上,依稀看到不知是风丙还是风丁,曾经回来了一次……而在清风道长他们出事时,也看见了他……不过此事想想也不可能,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甲乙二人同时在心中道:“是啊!如若真是他所为,这……这又是为了什么?”

“盟府内守卫森严,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犯此凶案,然后从容离去,非常人所能为之!依我看来,一是,凶手修为高深,手段巧妙;二来,熟悉府内地形,包括每一关的口令。

从凶案现场来看,死者没有任何的反抗迹象,也就是说,他们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人杀害。要知,这四位被害者也不是没有丝毫反抗能力的人……此种情况,只能说明两点,一是凶手与他们之间相当熟悉,以至于让他们没有反备;二是凶手修为精绝,他们根本来不及防备。”

端木啸天毕竟与四名死者交情非深,尽管两者之间是亲家,但修为地位等相差太大。这时他以旁人的眼光来看,自然是条理分明,思路清晰。

“还有,自从项家父子出事后,我们在第一时间,请佛祖和三清道圣等帮忙。虽然除了盟主之外,他们无权让六道轮回停止运转,但查一查灵魂的来历还是可以的。

谁知一查之下,六道轮回、幽冥司,包括地狱九幽洞,都没有这父子二人的灵魂;直到清风阿福他们也出事后,同样的,也不见他们的灵魂出现在这些地方。再一看四位被害人的尸体,发现他们身上全无伤痕,内脏也没有任何破损,只是,他们的灵魂都出窍了……”

看着甲乙二人一脸的震惊,端木啸天还是硬着头皮,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我要……我要看看他们……”风甲听完这一切,脸上苍白,无力地说道。

四具水晶棺,整整齐齐地放在灵堂中。打开透明的棺盖,风甲、风乙二人,颤抖着双手,一一从四具尸体的脸上轻轻地拂过。抽泣声中,甲乙二人已是泪水滂沱,因为他们知道,此时就算是本体王风回来,也是回天乏力了!眼前的四人,已经永远永远地离开了他们!

项坤夫妇身着重孝服色,跪在灵前,如意也是一样。甲乙二人接过府卫送来的孝服,同样也跪在灵前,磕头不已。

良久,风甲沉声道:“速速加派人手,严密保护水晶宫!不让任何人进出!”秦正拱手道:“早在十余天前,我们已经这样做了!”

点了点头,风甲又道:“从今天起,所有盟府中人,不得外出!所有进入盟府之人,须严加盘查!”端木啸天等人应声而去。

“小雨姐姐他们可知晓此事?”风乙问道。

“他们夫妇已经在水晶宫中,保护众亲周全!而且,张、虎二位统领也早早带人出去,寻找凶手线索!”秦正拱手道。

“叫他们都回来吧!如若凶手真是他,便是再多人也没有用!就让我二人分头行动。在这之前,我还要去一趟天仙界……”说完,风乙早就离去。风甲又道:“我们走后,你们须小心行事。传音张、虎二位统领,速速回来。然后,全面开启盟府所有的周天大阵,通令全盟,进入一级备战状态……”跟着身形一晃,风甲也消失不见。

天仙界。昊天帝府。

风甲与昊天大帝相对而坐。这是一间书房,此时的房中,已没有一个旁人。

“盟主的意思,是怀疑另外两个分身吗?”听完风甲的呈述,昊天疑惑地问道。

“不敢肯定。所以,我要找出他们行此凶事的动机。这也是我来找大帝的原因!”风甲咬牙道。

“动机?”昊天想了想,又道:“你是说四名死者为何全身毫无损伤,而只是灵魂不见了的真正原因吧?”

风甲看着昊天,沉重地点了点头。

“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被人吞噬!”昊天冷冷地道。风甲闻言,如闻炸雷,全身一震。

“为什么这样说?你……你肯定么?”风甲颤声问道。

“如果这是暗界三主和我天仙界五主会商后的一致说法,你还怀疑吗?”昊天长叹一声,道:“早在你回来之前,我们上下八人已经就此事商议了一遍。综合种种现状,于是就得出了这样的一个结论!四人的灵魂,不是出窍后的灰飞,而是被吞噬!”

风甲再闻此语,身形一晃,险些支撑不住。

“为什么要吞噬?吞噬别人的灵魂,有何好处?”风甲双目喷火,沉声吼叫着。似是对着昊天所发,却又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