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298章  昔因今果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4046 字

只听万圣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在房间中回响着,“那是在很久以前,青汉九界尚未划分,而我与阿瑛也相识不久……”看着窗外,万圣的双眼中露出几丝追忆,又带着几许甜蜜。

“早在阿瑛认识我之前,我们二人各自笑傲风月,漫游苍宇。其中她认识了一个来自极苍之宇的少年,名叫冰千里。他也曾对阿瑛一见钟情,并因此不顾路途遥远,自极苍来到青汉……这些,都是阿瑛后来告诉我的……”

说到这里时,万圣面上带着些许自豪又骄傲的微笑,仿佛自己也回到了那个遥远的年代,变成了一个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的少年修士,最终在无知无意中战胜了对手,俘获了阿瑛的芳心。

“成婚后,听阿瑛说,那极苍少年修士冰千里是先天九煞之体,生性冰寒,却面容俊美,直如少女。但阿瑛心中,自始至终都将他当作一个朋友,一个小弟弟,面对冰千里支支吾吾的表白,她只有婉拒……直到遇见了我之后,冰千里又数次追寻未果,终于心灰意冷,飘然离去……约在千余年前,我们无意中听说,他在玄幽苍宇中的某个界面殒落,原因不明。

为此,我与阿瑛叹息了好一阵子……只因冰千里虽然永远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并非小人,也不是坏人,修为既高,加上先天九煞之体,无端殒落,又谈何容易?”万圣说到这里,语音一顿,又轻叹一声,大有唏嘘之意。

“令我们疑惑的是,先天九煞之体者,不仅浑身如万载玄冰之寒,而且也比常人多一个阴煞魂体。只要不是自己愿意,其阴魂便可以不死不灭!冰千里之名,便是由此而来。看来,若非消息有误,定是他遭逢巨变……”

万圣摇了摇头,又道:“阿瑛的际遇,只有这件事与玄幽苍宇有点儿牵扯;而她所修的功法,与我一样,也没有什么独特之处。自从我们婴化双色,超越神王之境后,便发现修为精进艰难,甚至有停滞不前之状。

于是,这才兼修异法,她专修万妖绝影,另辟蹊径,以期再度突破;而我则精炼万妖幡,想借法器之助,能一争天下……就在这时,发生了此事……”

说到此处,万圣语音轻颤,犹带哽咽之状。脸上神情又是追悔,又是愧恨。

追忆是带有一丝甜意的,那是昔时二人相依相伴的平淡;后悔的是为了那无休止的修炼,还有那永不满足的欲望,失去了多少看似平常实则无比宝贵和美好的事物;愧疚的是,为了自己那所谓的霸业王图,还有那膨胀的野心,以至于没能与她好好地说说话,谈谈心,少了一分关心呵护,多了一分冷漠和匆匆,等到醒悟过来,伊人却已不在,一切都迟了;恨,则是多重的。既是对下手掳走她之人的痛恨,对玄天魔帝的愤恨,又是对苍天的怨恨。

更多的,却是对自己的恼恨。恼恨因自己的无能,没有陪在她身边,导致其被掳;又恼恨自己为了些许的虚名薄利,不是一心修行、闭关历炼,便是终日行色匆匆、狗苟蝇营,直到发现对自己来说真正弥足珍贵的是什么时,已是恨水东逝了!

“报应啊……”万圣在心中痛苦地嘶喊着。

“前辈……无须如此!”看着万圣的神情,王风黯然地道:“前辈适才说起冰千里之言,表面上看,与瑛前辈被掳一事关系不大。眼下,咱们还是要振作一些,定要将瑛前辈的处境打探清楚,方可再行第二步!这件事,我心里自有把握!”

看着众人神色稍缓,王风又笑道:“总之,二位前辈伉俪情深,这个……这个夫妻恩爱,自有相见之日!”

“说什么呢?没大没小的!”金玫狠狠地瞪了王风一眼,惹得众人莞尔一笑。一时,原本房间中郁闷的气氛顿时一扫而空。

这时,王风眉头一皱,手心一亮,一枚传音玉符已然出现,然后神念轻扫,立即了然。

“前辈这就去跟青干辞行吧!咱们稍后便出发!”王风收起传音符,对万圣道。

“去哪儿?回玄阴界吗?”悠悠率先问道。

“刚才是谁玉符传音?”金玫与无双相视一眼,无双道:“是……玄阴界传来的吗?”

“回玄阴界之前,我还要先去一个地方!”王风收起玉符,又撤去禁制,这才淡淡地道。

“什么地方?”三女异口同声地问道。

“此城中魂啖帝宫!”王风若无其事地看着众人,又加了一句让他事后极为后悔的话,“天魔五族族长相邀,让我立即去一趟!”

“哼!天魔五族族长?恐怕是哪个狐媚女子相邀吧!”

“果然是那个骚狐狸!才分开这么长时间,便急不可耐地勾搭过来了……”

“别说了,没看见人家接到传音后,一副名正言顺、理所当然的样子吗?人家可是定过亲的!”

“就是!有人是真戏假做,也有人假戏真做。做着做着,便弄不清是真是假了!孰轻孰重,孰真孰假,只盼他能分得清才好,至于其它,那也与我们无关……”

“什么叫与我们无关?咱们的身家性命,全都被他一个人捏在手心儿,他兀自跟别的女子胡天胡地……哼!谁稀罕呢?”

王风一张老脸憋得通红,面对三女接二连三地讥言讽语,再也难以装作没听见,却也不好发作,一时是既尴尬又难受,站在那里目光游离,左顾右盼,只想迅速逃离此地。

万圣因不知九儿一事,听得是一头雾水,但也闻到了三女七嘴八舌中透出的浓浓酸意。又见王风难堪之极,万圣喝道:“什么乱七八糟的?还办正事不办了?”说完,又瞪了金玫一眼,这才转身出门,向青干辞行去了。

见万圣转身出门,三女又欲张口,王风急忙道:“禁制已撤,若给他人撞见多有不妥,还是先进入三才袋中吧!”说着,不顾三女那悲愤的抗议,王风心神一动,只听得“呼”的一声,三女已被王风收入体内。

这才暗吁了一口长气,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同时关闭了心神与三才布袋的连接。做完这一切后,王风自言自语地道:“还真是攻势猛烈!好家伙,这一番,直比恶战天欲还要难挡几分……”

不多时,万圣走了进来,与王风谈了数句后,又被他收入体内。走出房间,王风也不与青干辞行,只用神念对不远处一间房子中的青艳传音道:“即刻回玄阴堡,不可再轻举妄动。此事我等不再追究!以后也保你平安无事!魂印一事,等我们回堡后再为你解除。放心便是!”传毕,王风大步向府外行去。

出得青干王府,王风略一辨认方向,转身向东而行。又穿过了数条街道,这才来到一条远比其它街道要宽敝和冷清的街道。其中只见一队队一列列执器妖卫在往来巡查,每遇到有进出街道的行人,均停下盘问。宏伟又壮观的绵绵宫殿,如同巨兽一般地伏在街道的尽头处,长长的台阶上,高大的帝宫侧门中,也有进出往来之人,同样受到门卫、妖卫们的盘查。

从九儿的传音中,王风得知眼前的巨大宫殿,便是魂啖妖帝府了。远远望去,只见整个宫殿金碧辉煌,流光溢彩,虽无天魔化族的族殿那般壮丽博大,却于精美和华丽上,丝毫也不逊色。

王风大摇大摆地前行十数步,已进入正街。只见一队妖卫神色凛然地走了过来,王风当下脚步一顿,静立不语。其中一名妖卫低喝道:“来者何人?报上通行口令!”

王风笑道:“我是你们大帝邀请的客人,何须什么通行口令?快快通报,迟了,我可要走了!”

那妖卫见王风衣着装扮似贵非贵,似贱非贱,虬髯如铁,相貌粗鲁,却霸气四溢,气势不凡,闻言后,将信将疑,伸手一招,然后行礼陪笑道:“既是如此,请尊客稍待,小的去去就来!”说完,一使眼色,然后急步而去。

一名妖卫搬来一张大椅,请王风原地坐下,另一名妖卫则搬来一张几子,上面摆放着茶水点心之物,更有数名妖卫,小心翼翼的守在王风身后,一言不发。看到这一切,王风知道这些妖卫,对于此事已是司空见惯,处理起来也得心应手,而且滴水不露,既不失礼,又可防止来此招摇撞骗者逃走。

王风一面品茶,一面与身旁服侍他的两名妖卫有一搭没一搭地闲磕,正聊着,只见进府通报的那名妖卫颠颠儿地跑了过来,躬身行礼道:“帝宫总管大人说了,请尊客进宫一叙!”

王风笑眯眯地站起身来,点了点头,又拍了拍手,弹了弹衣衫,道:“那好!前面带路!”那妖卫点头哈腰道:“尊客请随我来!”说着,当先行去。

行了不久,帝宫越来越近,终于到了台阶下。那名带路妖卫掉转头来,冲着王风一笑点头,然后急步离开。王风正待上阶,忽听得数声炮响,隆隆巨声传来,大地也是一阵阵地抖颤,一时震耳欲聋,声传千里。

炮声中,帝宫大门缓缓打开,跟着王风眼前一花,红光闪动后,一个身着大红袍人正立于台阶下,负手含笑站在他面前。

只见这人面白无须,红袍泛光,衬着一张俊脸,更是貌若美妇。王风见过此人的一道投影,正是万妖界之主,魂啖妖帝。相传,其一身修为早至大神顶峰之境,比之天魔五族族长,也相差不远。

王风一抱拳,正欲开口,忽见魂啖早已拱手笑道:“阁下莫非便是玄幽紫元尊主?老夫魂啖,有失远迎,恕罪恕罪!”态度亲切,礼数周到,倒出王风之意外。忽暼见长阶之上,一人玉面黑裙,如风中芙蓉,正笑盈盈地看着阶下二人。不是九儿是谁?王风恍然大悟,心道:“能让妖帝屈阶迎接,倒是沾了九儿的光!”

“久闻尊帝修为精绝,且亲善待人!今日一见,方知名不虚传!”王风双手抱拳,微一躬身,“尊帝与我玄天大帝,乃是玄幽苍宇中并驾齐驱的绝艳惊才。而在下,不过是本宇中一名寻常小卒,以车载之,用斗量之,皆不胜枚举!如何得受尊帝屈驾亲迎?这般厚待,倒让在下受宠若惊了!”

魂啖闻言,哈哈大笑,显是心里颇为受用。王风一番得体的话语,更是让他暗暗点头,心想此人虽相貌粗鲁,但言语有理有节,态度又不卑不亢,当真是人不可貌相了!

“阁下身为四主之首,更是玄天大帝麾下第一人,说起来,本界也是阁下的辖区所在,如何是寻常小卒?还车载斗量?”魂啖笑着掉转头来,瞟了一眼阶上的九儿,然后靠近王风,凑到他耳边轻声道:“听说尊主于上界中力闯三关,后又抱得美人归,如今已是上族的坐上佳宾、东床快婿,要是这也算是无名小卒、寻常之辈的话,老夫也愿舍弃帝位而亲身一为了!哈哈……”

王风陪着干笑了几声,却见九儿已飘身下阶,来到二人身旁。“你们在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男人在一起时,谈的自然是与男人有关的事!”魂啖看了看笑靥如花的九儿,又冲着王风眨了眨眼,“但让所有男人感到最高兴的,莫过于三件事!”说到这里,魂啖微一侧身,作了一个“请”的手式,笑道:“尊主,请进宫!”

王风行礼道:“尊帝请!”说着,随着魂啖一起抬步踏阶,向上行去。

“让所有男人感到最高兴的三件事?”九儿秀眉微蹙,喃喃自语,忽然冲着二人的后背叫道:“是哪三件事?快快说来听听!”

“当真要听?哈哈……问问紫元就知道了!老夫现在是不会说的!”魂啖头也不回地大声说道。王风掉转头来,古怪的一笑,脚步未停地向帝宫而去。

九儿一跺脚,也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