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299章  帝宫奇遇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4181 字

三人来到帝宫大门前,魂啖对一名妖卫道:“传令,所有留在城中的王级和王级以上者,立即来帝宫见客!”那名妖卫应声而去。

九儿强忍着不问,跟在二人身后,进入宫门,来到正殿。殿中香雾缭绕,极是安静,处处雕梁画栋,入眼华丽夺目。行不过十数步,俩名侍女走上前来,引着王风九儿二人向一侧而行,魂啖脚步加快,径直来到主位上的龙椅前,然后转身而立,扫了一眼,这才坐下。

见王风二人来了,早坐在大殿一侧的五族族长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二人在侍女的引领下,来到五族族长旁边坐下。

王风落座后,略一扫视,发现此殿极大,纵横约莫近百丈,地面上用碧玉铺砌,桌椅乃是金檀所制,金碧相衬,辉煌绚丽。此时,他们的位置,离主位上的魂啖妖帝有十数丈,与殿门相隔却有数十丈远。

在主位龙椅的后面,十来丈远的整面大墙上,只雕刻一幅巨画。此画为浮雕,主体颜色为青,其景物是在一片碧波荡漾的大海上空,飞腾着一条青色的带翅巨龙,体形矫夭,神态威猛。

在这条巨龙的背上,还有一个人,被一层淡绿色的毫光笼罩,以至于其神情面目,朦胧不清。只看出这个人约莫是一个老者,正在龙背上负手而立,傲然如松。整面浮雕刻画精细,水珠波浪,龙鳞衣褶等,无不栩栩如生,宛如活物一样。

王风看着这面浮雕良久,只觉雕刻此画之人,颇为了得。于每一下刀处,大开大合时如鬼斧神工,纵横捭阖;含蓄收敛时又似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行刀时,又宛若行云流水,自然流畅。

细致处,不觉其繁,又错落有序,或如群鸟凌空,或如万蜂归巢;粗犷时,又不觉其简,狂野而奔放,或似斗转星移,或似陨石经天。一刀一斧,一刻一画,极具阴阳之道,隐含天地至理。

王风看着浮雕,心中称叹不已。正待收回目光时,忽然发现浮雕中龙背上的老者似是动了动。王风一惊,怀疑是不是自己看花眼了,眨巴了几下双眼,再次凝目瞧去,只见笼罩着老者的那层绿光,一阵轻微地翻涌,一时毫光流溢,如碧玉生辉,露出那老者清晰的面容来。

身旁的九儿见王风神色有异,顺着他的目光向浮雕瞧去,翻来覆去看了良久,也没觉得这面巨大的浮雕有什么特别之处,收回目光,诧异地看了王风一眼,却也没有言语。

王风目光炯炯地看着浮雕中的老者,眼睛一眨不眨。只见那老者花白发须,面如满月,朗目如星。皮肤却似婴儿,极是光滑柔嫩。其眉心中间,还显有一条碧绿色的小蛇,仿佛在扭动不已。似也是感觉到了王风在盯着自己,那浮雕中的老者微一侧面,冲着王风含笑点头。

王风修为既高,定力亦强,见识也是不凡,见此异状,不惊反奇,当下心中一动,悄然放出一缕神念,往浮雕上探去。

一触浮雕,王风只觉耳中轰的一声巨响,一时头晕眼花,几乎把持不住。闭上双目,王风默运玄功,不过数息,种种不适已然尽去。这时,王风发现自己仿佛进入了浮雕之中。海风拂面,海浪声声,波光映目,水气清爽。出现在面前的,是一片新天地。

王风驾海凌空,欣喜又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一切。正在这时,只听一道高亢绵长的龙吟声响起,随后便见长风疾劲,卷带着波涛翻涌,海浪激越,声势甚是壮观。

王风转面瞧去,只见一条巨大的青龙,冉冉而来,一双巨翅展开,直有遮天蔽日之势,一拍一扇之下,狂风大作,激起了滔天巨浪。这条巨龙的鳞色形状,与浮雕上刻画的一般无二。

平静地看着巨龙临近,王风发须衣衫在狂风中猎猎飘卷,滔天的巨浪,却也溅不到他的身上。,

“小友既然能来到这里,即是有缘!何不上来一叙?”听着耳边传来这道声音,王风仰面向巨龙瞧去。只见那巨龙此时定定地停在上空,双翅轻颤,其背上的老者被龙身遮挡住,哪里瞧得见?

王风身形一晃,来到巨龙面前,其高度与之持平。看着大山般的龙头,碧鳞如轮,映日生辉,两根粗大的龙角,线条优美,极具动感。两个硕大的鼻孔,一张一合,其呼如狂风劲吹,绵长悠远;其吸似巨涡急旋,不竭而幽深。呼吸之间,气流乱窜,又隐有雾气丛生,云霓翻卷。

看到王风临近,那巨龙猛然张开黑洞一般的大口,冲着王风怒吼一声。一时,王风只觉有无数个炸雷围绕着全身一同爆响,狂暴的气流一阵疾卷,直有将衣衫肌肤撕裂之势,耳朵也于瞬间失聪。猝不及防下,王风双眼一黑,几欲跌落海中。

见那巨龙又欲张口,准备再来一吼,王风心中怒火上涌,哪里还能让它故伎重演,当下沉喝一声:“好孽畜,吃我一掌!”一掌伸出,迎风狂涨,化为巨大,向那山般的龙头拍了下去。

巨掌压来,这方空间便是骤然一紧,无尽气流被压缩至极限,似是凝固了一般,如泰山压顶的按下,饶是龙头巨大,也不禁微微一低。

只见那巨龙索性就势再次低头,两根宛如天柱般的龙角顶向压来的巨掌,轰的一声巨响,天地一阵抖颤,下方的海浪,如同天幕般地狂卷四溅。王风不待掌势稍竭,一步迈出,即到巨龙头顶。

猿臂轻舒,两手暴涨,已牢牢地抓住两根龙角,虎腰一扭,吐气扬声,顿时生生地将龙头扭得一偏。抽出一手,转握成拳,直有车轮般大小,冲着巨龙的顶门就是一顿暴揍。一边重擂,一边喝道:“叫你肆无忌惮,叫你突袭暗算……”

巨龙怒吼连连,不住地摇头摆首,整个龙身,也是一阵猛烈地扭晃,欲要挣脱。怎耐王风一手紧握着一根龙角,神力之下,似是生铁浇铸,加上无为心法运转,将巨龙的摇摆之力尽然缷去,再运行至拳头,反施在其身上,以彼之力,反施其身;用子之矛,刺子之盾。一时之间,王风宛如与那巨龙同体同根,连为一身,巨龙越是挣扎,所受到的拳击便越重。

眼见巨龙挣扎不断,却又无可奈何,而适才请王风上龙背的老者似是消失了一般,既无踪影,又再无声音传来。

直吃了数十重拳,饶是巨龙鳞坚皮厚,体大力沉,其顶门也隐隐生痛,脑袋也是一阵子晕眩。身躯之创尚能忍受,只是大凡是龙,都生性骄傲,不堪受得半点屈辱,此时这巨龙被王风骑在脑门上,挥拳重擂,还被他骂骂咧咧,心中早已是暴怒欲狂,一时却又难以摆脱王风的钳制,悲痛交加中,只差没哭出声来。

王风全力重擂下,也是额上见汗,喘息不定,显然自己也累了,骂道:“皮厚肉糙,难怪如此嚣张……还真是天生欠揍的命……”一边骂,一边又擂了十数拳,王风这才停手,就站在龙头上调息起来。

忽然,那巨龙猛地抬头,差点儿将王风摔将下来。王风大怒,当下再次紧紧抓着一根龙角,准备挥拳重揍。只听那巨龙又是冲天一声长吼,声带悲调,一股怒焰业已自巨口中喷出,宛如一条火龙也似。

脚下传来一阵剧晃,王风双足踏定龙头,就像是落地生根,身体随着剧晃而摇摆,就是不会离开龙头。抖晃中,巨龙正在急剧地缩小,不过数息,站在龙头上的王风,只得一足踏在龙头,一足踩在龙身上。

正在王风犹豫着要不要离开龙身时,那巨龙一个扭翻,变成背部朝下,肚皮向上。王风无奈,暗骂巨龙狡猾,只得松开握住龙角的右手,一闪离开。

此时的巨龙,已变成一条丈许来长的迷你状碧鳞小蛟,张牙舞爪,龙威尚在。还未待王风欣赏个够,眼前这条碧蛟忽然直立如柱,头上尾下,如轴般地急旋起来。眨眼间,这条碧蛟已化为一个近丈高的绿甲少年,青眉碧眼,顶上两角宛然。

此时,正用森冷的一双眸子死死地盯着王风,一股杀气自浑身上下暴喷而出,冲着王风席卷而至。

王风冷哼一声,伏兽篇心法急运,无穷的神念凝聚成针,破开漫卷而来的杀气,刺向少年眉心。还未射近,只见那少年面带冷笑,一脸的不屑。王风一惊,只觉神识之针距离少年眉心数尺远时,便一爆而散,无法凝结成形。

连忙收回,王风改而运转极渊重瞳,眉心当中那道横目也睁开,三目金光熠熠,化为三条金线,再次向那绿甲少年疾射而去。

那少年依旧倒背着两手,脸上的讥诮之色似是更浓了。果然,与神识之针一样,还未临近,三条金线一阵剧颤,瞬间变得粗大,然后砰砰地化为点点金星四散飞溅。

王风收回那点点金星,面色阴沉,忽然一手伸出,朝着虚空一抓,再轻轻一握,“啵”的一声爆响,气流中蕴含着的无尽法则化为一团灰色螺纹状物事,在掌心上一阵急旋。

王风怔怔地盯着掌心,看了片刻,这才将手一挥,那团灰色物事立即消散于无形。

“此空间的法则与神龙体内带有的些许鸿蒙之气几乎一模一样,难怪我不能掌握……在此空间中,神识念力受到了极大的限制,直如无效,当真奇怪……”王风皱眉思索着,“便是天地元力,也无法吸收运用丝毫。只有自身的元力运转,才畅通无阻,却又损耗不大……”

正想着,忽听那绿甲少年冷冷地开口道:“很奇怪是吧!实话告诉你,这方天地是从神妖界割下来的一块,被我主重新精炼,隐于芥子,藏之异维,又自成一界,其中所蕴有的无尽法则,早已远超阴阳二道之外!当世之中,除了廖廖数人,无人能掌控!休说是你,便是原神来此,一身修为,也打了一个大折扣!”

少年目光森冷,神情却洋洋自得,忽然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双目中怒火一闪,语气变得凌厉起来,“你小子远来是客,却全无作客的风度体统,何故辱我太甚?若非你是我主相邀而来,我……我定要你好看……”

说到这里,绿甲少年的脑袋兀自隐隐生痛,惊于王风的修为之余,心里也暗暗纳闷:“这小子的一身修为,在这里似乎没受到什么影响,这……这又是为何?记得上次有一个古神,也是在这里,被我差点揍成白痴……他不过是大神之境,却……却恁地了得……”

他哪里知道,王风乃武祖传人,地地道道的是一个武修,虽然眼下是占据他人之躯,其心法和武学至理尚在,与之肉搏,纯粹便是送菜一般。这也是王风屡屡能越阶而战,又战而不败的重要原因所在。

“你主呢?刚才不是还在么?怎么又不见了?既然如此,你何妨当作不知道我是你主相邀而来的客人,给我一个好看试试?”王风得理不饶人,又丝毫不给绿甲少年一个台阶下,换出话来说,他刚才暴揍一顿还觉得不过瘾,手正痒着呢!

“你……”绿甲少年顿时气结,手指着王风却不知该说什么。

“你什么你?有种这就放马过来,少在那里叽叽歪歪!最看不惯你这种狗仗人势,一副地头蛇的痞子样!”王风此时占据他人之躯,不是自己本体,无形中言行举止也受到了这具身体原来主人的性格影响,潜移默化之下,与那紫元的性情倒接近了几分。在此空间中,虽然进来的不过是王风的一缕神念,言语行举,发劲接力等与平时也是一样地感同身受。但若是命丧于此,损失的,不过是一缕念力罢了。

像是没有看见那绿甲少年的一张脸,气得跟他自己身上甲衣的颜色差不多,王风继续连说带骂,“你知不知道我一见到你这种人,往往就气打不一处来,能忍则忍,能避则避,实在忍不住躲不过,那就只好送上一份重礼,你瞅瞅,就是这个!”说着,王风对着绿甲少年,晃了晃那醋钵般大小的拳头。

面对王风的挑衅,那绿甲少年气得浑身直哆嗦,突然狂吼一声,一拳疾吐,瞬间涨至磨盘般大小,朝着王风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