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300章  神妖之瞳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4398 字

王风见状,冷哼声中,晃至一侧,避过巨拳,双手虚按向绿甲少年的右臂,左手虚拿在其右腕,右手轻按着其臂弯处,借势往前略略牵引,跟着身躯一靠,右肘上顶,“砰”的一声闷响,绿甲少年的下巴,已被王风的右肘顶个正着。

这一整套动作宛如行云流水,自然顺畅,又一气呵成,身法巧妙,招式又精准,绿甲少年见所未见,哪里躲得过?顿时下巴吃了一记重顶,绿甲少年一时眼冒金星,口中的半截舌尖,也被自己的上下门牙斩断,和着一口血喷了出来。

紫元魔主本就肉身强悍,魔元雄浑,自然也就力大无穷。被王风操控运用起来,更是如鱼得水,如虎添翼。绿衣少年只觉得颏骨欲裂,脑袋也是一阵子发晕,浑不知口中的舌头已少了半截。直到对着王风怒骂一声,发现语音含混,发音不准,口中又腥又痛,且哧哧漏风时,绿甲少年这才知道自己的龙舌,已被自己咬去半截了。

一惊之下,绿甲少年不禁随手一抹嘴,只见满掌血迹,正待用惊怒的眼光看向王风时,一道拳影又即闪到眼角。绿甲少年将头一偏,堪堪避过,哪知另外一只拳头,正迎着自己的左腮,自下向上如雷霆般地轰至。

击向眼角的一拳,乃是虚招,真正的重击,便是轰向绿甲少年左腮的一拳了。这一切,在王风趁胜追击之前,便早已计算好了的。

“蓬”的一声,声音沉闷,如击败革,绿甲少年整个身躯向后翻仰,凌空转了一个大圈,口鼻中已是血如泉涌,其中还掺杂着数颗碎牙。受这一重击,若非绿甲少年本体坚刚,换作他人,只怕要晕死过去。

只见那绿甲少年径直往海中掉落,忽然,从他背腋处,展出一对碧绿晶莹的肉翅来,呼呼地扇了数下,身形立即定住,再不往海中砸落。

“我再送你一程,洗个凉水澡吧!”声音未落,王风已来到绿甲少年的上面,一只硕大的脚板,直接朝他带角的头顶上踩落。

只见那少年双肩一阵耸动,却不闪不避,似是任由王风的脚板踏下。王风见状大奇,生生停下踩踏之势,这时其脚板,距离少年的顶门,不过寸许。忽然,那少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平空翻滚在海面半空上,似是一个孩童打架打输了,在地面上翻来滚去地耍赖放泼。

“主人啊,你看你邀请来的是个什么东西啊!”少年一面不停地翻滚,一面大声哭嚷着,“这哪里像是什么客人啊,简直……简直就是个混蛋啊……”

王风一呆之下,又是大怒,“看来,还是要让你洗个凉水澡,冷静冷静,省得兀自胡言乱语,像个泼妇!”一步跨出,王风抬起脚来,欲再次朝着绿甲少年踩下去。

谁知刚刚抬起足来,那少年哭得更凶了,“主人啊,你若还不出来,你以后就再也见不着小青了哇……摊上这样的一个主子,我……我小青……那还不如死了的好哇!你动……动脚罢,踩下来罢,踩死我算了!早死早投胎,下辈子,定要选上一个有良心的好主子……”

王风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一脚抬起,一时竟踩不下去。正在咬牙暗恨之际,忽听一人道:“怎么样?这次碰上硬茬儿了吧!我就知道你这个孽障狂妄自大,一向目中无人,吃亏是迟早的事!”

王风扭头望去,只见一道绿光自一旁的虚空中显了出来,从衣着形态上来看,正是浮雕中站在龙背上的那名老者,也是王风刚进入此空间时,出声邀请他的那个人。

正主儿既然现身,王风倒也不能不卖一个面子,毕竟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于是收势静立一旁。而原本在虚空中滚来滚去嚎哭不已的绿甲少年,早已是乖乖地站在原地,低头不语。

绿光一闪,老者已来到绿甲少年身旁,扭头冲着王风点头一笑,然后又板着一张老脸,咬牙切齿地对少年说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在这‘海天一色’中,除了老夫,你这孽障也不是无敌的……”王风听到这里,心道:“此空间青天碧海,另成一界,称之为‘海天一色’,倒也名副其实。”

只听那老者继续说道:“……别看前几次,有几人被你揍了,你就以为自己了不得了,尾巴都翘上天去了……老夫所邀请的人,又有几个是善与之辈?你还要借故与之切磋,实则是卖弄威风吧?

不听你的,你就放泼、耍赖,使小性子,牵着不走打着倒退,跟一头犟驴没什么两样!要不是看到你父母曾立有微功,又因公殉职,老夫才不管你的死活呢……这次老夫之所以再次听你的,便是有心让你吃上一亏,受受教训,看你以后还本份不本份……”

王风心中明白了一些,这青翼巨龙化为的绿甲少年,大概是这老者的坐骑一类,其父母可能也一样,后因故丧命。老者爱屋及乌,对这绿甲少年极是宠溺,所以每有进入“海天一色”者,便同意顺便让这绿甲少年一试身手。只不知这老者究竟是何人,以王风眼力,却也看不透其修为实力。

“……你先回去闭门思过,待此间事了,老夫还有话说!”看着绿甲少年离去,老者这才转过身来,面对王风,只顾上下打量,不言不语。

良久,呼呼的海风吹拂中,那名老者忽然开口道:“老夫该叫你紫元魔主呢,还是王风王盟主?”

王风心头狂震,暗呼一声“要糟”,同时凝神戒备,一脸凛然之色。

“其实,你现在是何种身份并不重要,老夫邀你前来,也没有恶意!”老者一改原先的唠叨老人的样子,身处一层绿光中,既有神秘妖异之氛,又有意境超然之态。

“老夫受两个人所托,带上两句话和一样东西与你。一人是老夫的老哥哥,另一人则是老夫的四弟。至于那样东西,却是老夫看在二位兄弟的情面上,赠与你的,而且,这样东西还要你亲自去一个地方拿到!”

王风更加疑惑,却不言不语地站着不动,只静静地听着。

“老哥哥的话是,‘炼心之苦,光凭仁义二字难以承担。其苦如乱麻,须用本心利刃斩而解之!’四弟的话是,‘此地不可久留,须迅速抽身回转,方为上策!迟则大变陡生,且不可逆转矣!’至于老夫所要赠与你的东西,也有稍缓你日后苦难之效……”

说着,老者轻轻地抬手一指,点向王风眉心。王风一惊,欲待闪避,忽觉周身一紧,动弹不得,便是思维意识,也在这一瞬间,变得模糊又苍白起来。

待王风有了一丝的清醒,心中的第一句话便是:“你所说的一切都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认错人了?”一惊而醒后,发现自己仍然坐在帝宫大殿中,面对的还是那面浮雕,以及浮雕前面主位上的魂啖妖帝;身旁的九儿正专心地听着一侧的天魔五族族长的低声谈议。

空旷又安静的大殿中,青烟缭绕,庄严又肃穆。一切,与王风分神进入浮雕中之前,没有什么两样。

一看大殿一角的那座沙漏,王风惊讶地发现,时间并没有流逝,似乎自己分神在浮雕中那么长的经历,没有受到时光流速的丝毫影响,又像是所经历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既短暂又漫长的梦。

感到脑中多了一些东西,那是一段在浮雕中的记忆。在这段记忆的最后一截,王风看到了些许信息,除了那老者带来他二位兄弟的话语外,还有一个暗青色的界面,正在缓缓地按照一定的轨迹运转。

幽黑光滑如绸缎一般的太虚中,在这个醒目的界面旁边,一行金光闪闪的青汉文字在闪烁着:“宇位,玄幽;极位,西北;方位,坤尽卯中——归妹;界名,华阴;物品名称——神妖之瞳,长八尺八寸八分,攻击类兵器。滴血认主,术法自会!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望得后化而显之!慎而用之!切记!”

王风看完这些,坐在椅子上微闭着双目,心中忖道:“浮雕中的老者倒也不似诳骗我,赠我的东西,是一件称为神妖之瞳的攻击类兵器,所藏方位便是在玄幽苍宇中一个叫做华阴的界面,甚是详细……

只是,他究竟是谁?他口中的大哥和四弟又是谁?又为什么要对我做这一切……”满腹疑问,却找不到答案。王风再次向对面浮雕上瞧去,只见浮雕上的景物依旧,却无原先的那般光采神韵,此时倒真正成了一幅死气沉沉的雕画了!

暗叹一声,王风索性再不多想,闭上双目,潜心养神。不过片刻,已是神清气宁,心中涤净如镜了!

正在这时,一声传报响起:“禀大帝,除了外出公干的三王二尊不在,城中留守的二尊六王,已在宫外候令!”

“传令,让他们进殿见客!”府卫应声而去,魂啖又转面对坐在殿角的一名老者道:“通知后殿,准备宴席。今日当与各位尊客一醉方休!”老者笑盈盈地应一声去了。

这名老者,自王风进来后不久,便来到殿角,静悄悄地坐下。其间,多有府卫侍女和仆役等匆匆来到他面前,轻声禀报各种事项,在得到老者的指令或嘱咐后,又急急而去。问了九儿一句,王风才知道这位老者便是帝宫总管,乃是万妖界五大妖尊的其中一个——柔石妖尊。

不多时,二尊六王已进入殿中。来到主位阶下,八人齐齐躬身行礼道:“参见陛下!”

“免礼!先去见过几位尊客!”魂啖站起身来,下了玉阶,带着身后八人向王风这边行来。五族族长早已停止议论,含笑站起身来,看着九人临近,王风与九儿在一旁静立。

魂啖身后的八人,王风倒也认识其中俩个,一个是刚刚分别后不久的青干妖王,另一个,便是被自己斩落一臂的黑魅妖王了。此时,他的一只断臂已完好无损,显是修复重生了。

一行来到面前,魂啖笑呵呵地互为双方十数人介绍了一番。青干进殿时便暼见王风在场,心中暗暗纳闷,同时也隐隐起疑,猜不透王风如此身份地位,为何又与万圣相识。而王风也暗自下定决心,防人之心不可无,要是青干有何异常举动,只得立毙他于掌下,至于其它,那也顾不上许多了!

此时二人分别不久,便再次在帝宫中对面,各自眼中均不由划过一丝异样。不过二人都是修为高深、智虑超人之辈,纵是心中如惊涛骇浪,面上依旧是古井不波。

在一阵“久仰、如雷贯耳”等声中,众人走完了一番寒喧客套。这时,只听魂啖笑道:“请诸位随我去中殿,先欣赏鼓乐,然后再痛饮一番。至于其它事情,咱们一边吃喝,一边谈论不迟!”

客随主便,众人谦让一阵,然后在魂啖的带领下,向大殿后方行去。正走着,王风忽觉身旁的九儿将他的衣袖轻轻一拽,心中一动,冲着身旁数人含笑一点头,脚步放缓,落在后面。

见前面众人行得略远,九儿与王风并肩慢行。“进殿前,你与魂啖都说了些什么?”九儿瞟了一眼王风,嫣然一笑,“看把你们高兴的!哎,我问你,到底是哪三件事让你们所有男人最高兴?”

王风脸带苦涩,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令我们高兴的事多着呢,哪里只有三件?”暼了一眼九儿,王风只顾前行,边行边又说道:“估计是他瞎掰的吧!看你念念不忘的,你还信以为真了!”

“我看你才是对我瞎掰呢!”九儿索性拉着王风的手,突然停步,哪知王风力大,一时没有收势,竟拖着她行了几步,像是九儿半吊在他半边身上似的。

“大庭广众之下,咱们拉拉扯扯的,成个什么样子?”王风皱着眉头,无奈地看着九儿,“再说,那什么无聊的三件事,对你就那么重要么?非得不依不挠地弄清楚不可?”

“正是!”九儿一本正经地看着王风,一双大眼睛宛如天上的星星那般闪亮。“搞清楚了这三件事,以后和你在一起时,依着这三件事来做,你就不会烦我,就不会与我分开……”说到这里,九儿面上一红,不禁羞怯地低下头去。

看着九儿的粉颈,王风又是愧疚,又是感动,忽然一咬牙,把心一横,强颜笑道:“这三件事是……”凑到九儿耳边,轻轻地说了出来,然后头也不回地大步向前行去。

“升官……发财……纳妾……纳妾……”九儿怔住当场,喃喃自语,忽然又皱眉道:“纳妾……那不就是讨小老婆吗?紫元,你给我站住……”最后一句,是九儿对着王风的背影,发出一声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尖叫。

一时,整个大殿中,除了脸带惊诧、面面相觑的侍女仆役,只有九儿这道刺耳的叫声在久久地回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