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342章  虎口夺食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255 字

天外太虚,星空绚丽!

九儿默默地虚踏在星空之中,一双清亮的眸子,丝毫不比眼前那灿烂的星辰逊色。罡风中,黑裙翻卷,青丝飘扬,在这幽黑深远的星空里,更衬托出她肌肤胜雪,还让她如玉的容颜显露出无尽的凄美。

“你……你究竟在哪里?”此时,九儿在心里已经无数次地这样呐喊着。她相信,那人一定还在玄幽苍宇中,似近在咫尺,又像远在天涯。

爱恨情仇!这四个字便已酣畅淋漓地表达了九儿对还未真正见过一面的王风的全部心情。而矛盾和纠结,也正是她眼下的主情绪。

站在九儿身后的一人,便是幻千!忠心耿耿又待她如女的幻千天魔。他陪着九儿虚立在此已经很久了。对于九儿的心情,幻千多少感知了一些,既喟叹她的痴,又心疼她的倔。

暗叹一口气,幻千收回那如同父亲默默看着女儿时的看向九儿背影的目光,扭头瞧向一旁。这时暼见一道迅疾绝伦的流光急掠而来,不过数息,便似穿越了数千万里的星空,就要从眼前消逝。九儿也几乎同时发现了。

“追!”二人相视一眼,一言不发地闪动身形,跟了上去。

那道流光显然要比九儿幻千的速度快得多,时隐时现,显然徘徊在光速之间,时而进入二维夹层,时而又重现在原宇宙。

二人越追越远,待到后来,只得眼睁睁地看着流光远处,然后灿灿地一闪,便踪迹全无!

“还追不追?”幻千传音道。

九儿咬了咬下唇,星眸中闪过一丝决然,螓首之际,又向前闪掠而去。幻千只好紧跟而上,哪怕如同追日的夸父,也无怨无悔。

就在二人所化的遁光消逝不久,远处又有五道流光疾掠而来,其速度,便是比之二人所追的那道流光,实有过之而无不及。飘忽间,数千万里之遥,一晃而过。

这五道遁光,自然是天魔五族族长了。他们要去的,便是稍微靠近极苍之宇的那个青黄双色界面。与九儿她们的方向,大略一致,一个正北,一个偏北。但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何况在这漫无边际的茫茫太虚之中。所以,双方八人的距离,实际上越拉越远。

五族族长按照正北乾位方向,一路疾驰。不过片刻,便见那个青黄双色界面,已然在望。

此时,在一片荒芜的青黄双色界面中,一个发须灰白的老者怔怔而立。只见他头发散乱,衣衫和双手上都沾满了污泥和灰土。双足上穿有的一双千层靴,整个靴面,也尽然被泥土覆盖。

这位老者,便是来此不久的履冰界倚天宗长老戚长空了!而这个青黄双色界面,也终于被他找到!若非形势所逼,被爆发出了潜能,再加上他遁速过人,找到这个界面,哪会这般容易又快捷?

在确定了这个青黄双色界面,便是九色曜石的矿脉所在地后,戚长空二话不说,便开始搜寻起来。以他的念力修为,此界的一草一木,一砂一石,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自是了然于胸。

只是探查无数遍,也没有看到矿脉的影子,除了些许的碎屑,连一块九色曜石都没见着。

戚长空急了,只得连挖带爬,几乎将整个界面掀了过来,地下的石头倒不少,却没有一块是九色曜石。

“是谁?他奶奶地开这么大的玩笑?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又累又怒的戚长空怔怔地看着眼前满目疮痍的地面,欲哭无泪。

从适才的种种迹象和碎屑上看,此界,曾经在不久前,的确有九色曜石脉矿的存在,而且还不止一条。这时他才知道,他已经迟了一步。

“你们是谁?凭什么都拿走了!”戚长空双目赤红,神情疯狂地朝天嘶吼道。

从发现这个青黄双色界面时的狂喜,到现在深深的失望,短时间内心中巨大的落差,几乎让戚长空崩溃!

光影闪动,五道人影平空出现在戚长空身旁。天魔五族族长,终于也来到了!

戚长空对于突然出现在身边的五人视若无睹,像是没有看到似的,兀自仰面朝天喃喃自语:“凭什么……凭什么你们全都拿走了……连一块也不留给我……凭什么……”

“小子,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什么全被拿走了?是……是九色曜石么?”狂野性急,张口连珠炮似的问了出来。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小子便是戚长空!”看着痴痴不答的戚长空,名虚冷冷的道。四族长这时才想起来,此人的相貌,与搜魂所得到的信息果然相同。

“看样子,这位戚长老疯癫在即,不知是真是假?”狂野看着戚长空,眉头一皱地说道。

“是真是假,一试便知!”名虚身影一晃,即到戚长空面前,带着狞笑,抬起右手,向他头顶上按去。

戚长空面对压顶而来的魔掌,竟不闪不动,仍是呆呆地站在那里。

右手及顶,名虚念力注入戚长空顶门,随即面色一变,猛然缩手,如遭蛇噬。

“怎么了?”金角连忙问道。

名虚盯着戚长空看了良久,随后摇头苦笑:“其灵海内天翻地覆,混乱无比,且精魂已散,碎片被卷得到处都是……这位戚长老,果然是疯了!”实际上名虚是想搜其魂,哪知一缕念力进入,即被其灵海中的风暴差点卷走,险些吃了一亏。

“此等疯子,理他作甚?还是寻找九色曜石要紧!”狂野话音未落,人已消失在原地。四族长见状,哪敢怠慢,生怕迟上半分便少得了一些九色曜石,纷纷闪晃,也跟着消失不见。

良久,五人又回到原地,各自怒容满面,魔气滔天。五道威压暴卷而出,将已然疯癫的戚长空挤成一条面筋似的,全不成人形。只是戚长空此时全无感觉,虽然七窍喷血,肌肤上也是鲜血淋漓,还在那里眉开眼笑,口中哼哼,似是在唱着小曲儿。

此情此景,既恐怖之极,又诡异无比。

“九色曜石呢?说!不然老子活吃了你!”狂野一头乱发无风狂飘,其狰狞之态,如同一只凶兽也似。

戚长空在这强压之下,哪里还能说出话来,便是那混乱无比的念力,也发不出来。鲜血如泉水般自他七窍中汩汩流出,一时,其浑身上下,都被染透了,直似一个血人。

五族长一惊,知道戚长空命在须臾。当下齐齐收回威压。只听“啪”的一声响,全不成人形的戚长空如一滩烂泥似地甩搭在地上,还时不时地抽搐那么一下。

没有任何眼光动作、语音念力的交流,五族长齐齐伸手,径往戚长空头顶上按去。此时若不搜其魂,等他丧命,则无魂可搜了。

只是戚长空只生有一颗不大不小的脑袋,一只手掌便可尽罩其上,五只巨掌,哪还有落下的空处?“轰”的一声,五只手掌终于重重地触在一起,一时气流急窜,尘土漫天!

待尘土散尽,原本躺在地面上的戚长空,已成为一地的碎屑,尸骨无存了!受这池鱼之殃,对戚长空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其实,以戚长空的修为,虽一时心神激荡,几近疯癫,若一直无外物侵扰,自会慢慢恢复神智。

而名虚的念力强行进入,加重了戚长空疯癫的程度,以至于他的神智尽然崩溃。

不及多言,五族长念力暴喷而出,重重叠叠地将戚长空那还未消散的灵魂碎片笼罩、包裹。

良久,戚长空已魂飞魄散,便是尸骨,也没留下多少。

各自将所搜得的信息互相应证整理一番,五族长失望地发现,早在他们来此之前,九色曜石已被挖搬一空,连半块都没留下!

“此人是谁?竟敢虎口夺食?”狂野沉沉地吼道。

“要想知道是谁,这还不简单?再来一次倒逆乾坤大法便是!”名虚冷笑道。

“放屁!你小子当倒逆乾坤大法就像你放屁一般,张口就来么?”狂野怒极,而名虚面对狂野的辱骂,却不敢反语相击。

上次扭转时空,已令五族长元气大伤,至今都还未完全恢复过来。再来一次,先不说成功的概率有多大,施法者的修为境界直降数级,那还是最好的结果!

的确,就算五族长还来一次扭转时空,充其量也不过是将戚长空重生而已。而那满载而归的王风,因不在现场,又没留下任何皮肉发须等身体之物,纵是原神降临,也无法让王风现出当时的身形相貌来,更不可能让被搬走的九色曜石回来。

毕竟,时空法则也不是万能的。扭转时空时,所必须要有的三个条件,缺一不可。一是过去时间的长短。若是时间隔太久了,自然难度增大或完全不能扭转,此为天时;

二是空间范围的大小。一般来说,扭转时空的成功率与空间范围成反比,所要逆转的空间范围越小,成功率就越大,此为地体;

三便是所要扭转重生的人和物了。凭虚扭转,难度成倍上翻,要是有残留之物,则难度下降。如重生那同归于尽的六人一样,因为事先找到了他们的那四具骸骨,所以便一蹴而就!此为人物!

所以,扭转时空,其天时、地体、人物三者,缺一不可。只有这天、地、人三才定位,扭转时空才能成功。

此时,郁闷之极的五族族长,完全不知道究竟是谁虎口夺食,将此界中也是人系八宇中唯一那么多的九色曜石搬挖一空。

正在五人心不在焉地用念力胡乱扫探之际,忽然发现了离此不远的数个界面,有众多同类的踪迹。见状,五族长心中一动,交流一番后,随即分头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