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343章  背道而驰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190 字

五族长各自在数个界面见到了奉九儿之命,搜寻王风踪迹的众魔物。问得清楚明白后,五人又不约而同地来到了玄阴界。

只因为王风大闹玄阴界时,五族长正在闭关静养。便是悄悄地出关后,也无余暇听到此事。所以对于这一系列的事情,直到现在才打听清楚。

得知在玄幽苍宇中如同至尊存在的五族族长的到来,玄云魔尊吓了一跳,然后心跳如鼓地上前行礼问好。然后一行六人,进入了一座帐篷,准备长谈一番。

幻心先问他见没见到九儿。玄云照直说了。在五族长详细的询问下,玄云将紫元魔主如何被人夺舍,然后又如何大闹九阴堂,劫走青汉妖后;再与玄天魔帝在玄阴界中一场恶战,最终紫元自爆、三主战死、天心碎毙而魔帝败北,众魔狼奔豕突一哄而散;最后九儿到来,嘱咐其所办之事等等一五一十地诉说了一遍。

五族长听得已是目瞪口呆。而玄云魔尊,则很识趣地退了出去。

经过玄云魔尊真实的描述,五族长随即便断定那日上界提亲的紫元魔主,便已经是被夺舍了的。因为没有充足的时间,那人绝对做不出这惊天一笔的大文章。要知道上界提亲之时与此大事发生之日,只隔有不到二十天。

若非那人计划周详、蓄谋已久,要办成此事,无异如痴人说梦!

“老子早就发觉紫元那小子不凡!没想到却是被夺舍的另外一个人!”狂野一拍大腿,突然出声,将沉默的众人差点吓了一跳。“静如处子安坐,动似雷霆万钧!啧啧,此子胆识过人,机谋善变,修为又是不弱!而行事,更是老辣沉稳……老子若有子如此,便是冲神无望,也无憾矣!”

狂野口中的“冲神”,便是冲击神魔之境,也就是古神之境!

幻心此时肠子都悔青了!迄今为止,也只有他判定那个“紫元”上界提亲闯第二关时,曾经手触双鼎而且极有可能得知了九色曜石矿脉的信息。当时为了一己之私,不欲让四族族长得知九色曜石信息已现,而隐瞒了下来。

综合玄云魔尊所述,只怕豪夺九色曜石之人,与夺得紫元魔主之舍是同一人了!

“青汉?王风?没听说过!要是让老夫抓到你,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哎呀,不对,若是九色曜石在他手中,藏得又隐密,那还杀不杀呢?还有,若是九儿与他有了……有了夫妻之实,那……那又如何是好……”

幻心一面自怨自艾,一面又患得患失,以至于脸上神情或悲或喜,或恼或怒。若非他修为过人,幻化之术无双无匹,只怕旁人早就看出他的异常来了。

只听狂野又道:“唉!可惜,可惜!老子那时在万妖界中,就想与那小子切磋一番,无奈屁事太多,给担搁了……早知这九色曜石也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还不如打一场架来得痛快实在……”

转面对着幻心,狂野问道:“幻老弟,九儿姑娘如今去了哪里?莫非死心塌地的跟那人去了……要是……嘿嘿……他们早已成了夫妻……嘿嘿,那人虽是异族,实也够资格成为咱们上界的女婿……”

“狂兄这话有点儿出格了吧?”幻心眉头一皱,一脸不愉之色。他可不比名虚,论地位论修为,并不比狂野差上一丝。

何况在神魔界,还有他化族的一位老祖神魔呢。当年与另外三大神魔联手,分别与阴阳二尊大战一场,也没听说吃了多大的亏。

狂野一怔,只笑了一笑,再不说话。

名虚这时忽然开口道:“九色曜石莫名奇妙地尽数失踪,此事定有蹊跷!从青黄双色界的现场来看,显是挖掘未久。要知我等在本宇寻找了上万年之久,没有发现九色曜石,而那人凭什么就找到了,而且还席卷一空?此事不可不深究啊!”

幻心暗暗恼怒,却也不好当面发作,狂野却一时来了兴致,双目放亮地问道:“哦?名族长此话怎讲?莫非有了什么发现?”这时,狂野倒彬彬有礼地称名虚为“名族长”了。

“说到有什么发现还谈不上!不过是想起了一件旧事而已!”名虚眼光闪烁,似有意无意地暼了幻心一眼,随即闭口不言。

“旧事?”除了幻心,三族族长眉头一皱地问道。

“你小子有屁快放,弄什么玄虚?这里都不是外人……要是耍弄我等,老子要你好看!”狂野见名虚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当下不耐烦地说道。要不是与九色曜石有关,只怕早一巴掌冲着名虚扇过去了!

名虚见狂野一向是说到做到,当下不敢怠慢,连忙道:“小弟不敢!实是幻族长有言在先,不得提及此事,否则,将被视为与整个化族上下为敌……所以……所以小弟在没有得到幻族长的同意之前,便是打死我,也决不敢开口!”

狂野、金角、亦梦三人这时才知道,名虚所提的,正是关于阴阳双鼎一事。三人看了一眼面色阴沉一言不发的幻心,一时都没有接过名虚的话头。这倒让名虚尴尬之极,又惴惴不安,生怕幻心突然翻脸出手。

“没错!那小子极有可能就是从阴阳双鼎那里得知了这青黄双色界面的信息!”幻心语出惊人。他适才见名虚旧事重提,丝毫不将自己说过的话当回事,的确想将名虚一拳轰至无影无踪。

但转念一想,这么多的九色曜石,却不是他化族一家所能吞得下的。另外四族不加以援助,以王风的心智或修为,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找到和擒住的。

“我说幻老弟,这就是你的不是了!”狂野叹道:“这么大的事情,你……老弟你为何不早说?非要现在才说出来?”

“老夫也是经过名虚名族长适才的提醒,才猛然想起来的!”幻心淡淡的话语,却让名虚有些不自在。“当时老夫见双鼎破碎,虽有些怀疑,却无证据!面对原以为是我化族的女婿,倒也不好相逼过甚……”

“再者,若是他真的没有得到这九色曜石的信息,而胡乱猜测说与你等听,老夫还不会行此鲁莽之事……”幻心说的虽然有些牵强,但未尝不在情理之中。

狂野哈哈一笑,点了点头道:“此事也不能全怪幻老弟。”这个台阶,不得不给。

环顾三人一眼,狂野又道:“这么说来,那个叫王风的青汉人类,是夺舍在先,劫宝在后喽?”

“恐怕正是如此!”四人异口同声地道。

“可问题是,王风,如今人在哪里?”狂野此话一出口,加有重重禁制的整座帐篷内,重又陷入一片沉寂。

王风、神龙二人将青黄双色界面的三条九色曜石矿脉挖掘一空后,立即来到天外太虚,与传信履、临二界后返回的无尘、塍蛇、朱雀三人会合。

询问了三人一番后,王风得知此信虽已传达,但能不能见效,还在两可之间。暗叹一声道:“尽人事而凭天命!希望履、临二界,能渡过此劫吧!”收起神龙、塍蛇等四人入体,王风身化流光,朝玄幽东北方向疾掠。

王风既获重宝,行事更加谨慎。履临二界之难,他不是没有动过去相助一下的念头。但重宝在怀,又远非五族长的对手,去既无益,反而有可能让五族长得获这么多的九色曜石,而自己也有杀身大祸。

按照王风的估计,只要五族族长没有见到九色曜石,或者得到了其信息,应该不会对履、临二界大开杀戒的。与五族长相处多日,其为人王风多少看出来了一些,虽个个修为通天,便生性还算清傲。

大凡修为精绝之辈,是不屑对低阶出手的。何况规定规则还在那里摆着,五族长行事也不能无所顾忌。因为这所谓的规定规则,王风也知道。

所以在他初入玄幽苍宇时,便碰上了幽原界的人、魔二族大战,当时也没有胡乱出手大诛魔物。

权衡再三,王风决定赌一把。赌的是履、临二界四巨头的人品或道心。若四巨头均是宁折不弯、视死如归之辈,则二界无数生灵休矣!相反,则二界无恙!所以王风决定不去理会履临二界。

事实证明,王风这一把是赌对了!履、临二界四巨头,虽是整个玄幽苍宇中的正道领袖,但并非是那种冥顽迂腐之徒。一般修道高士,大多圆顺变通,豁达随意,心应自然之道。所谓道心如水,流畅自然,遇物所阻,则迂回绕流。这一点比之佛门弟子,又是不同。

通往青汉苍宇的玄幽各要塞,均被封锁或戒严,而天魔五族长得知真相后,遍宇搜寻自己也是迟早的事,王风心中有了一个计较,决定背道而驰。

既然南下青汉受阻,那何妨转向北行,顺便将况后无咎和温若玉二人送回毗邻极苍之宇的天暗星域,兽族。

极苍之宇在玄幽苍宇的东北方向,路程遥远,但与青汉到玄幽相比,却近了十数倍不止。

王风这一手背道而驰,确实大大出乎玄幽众魔包括天魔五族长的意外。因为他们谁都没有想到,一个刚刚获取了重宝之人,不急着回老巢,反而离家越来越远?

只是王风没有料到的一点是,就在他身化流光向极苍之宇方向急遁之时,还有两道流光跟随而来。

这两道流光,一道是幻千天魔,另外一道,正是他宿命中难以逃避又不愿与之面对的九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