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372章  骑虎难下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217 字

面对荣灼、桀土二妖主利令智昏,妖气滔天,两声沉喝不约而同的响起,一是王风身前的刀武尊所发,另一道,则是静观其变的狂野了。

五族长对于王风的处境,实际上心情很复杂。但为了九色曜石,他们可不想王风就这么丧命,至少也要得到他储物空间的印禁。但要是形势所逼,他们宁可亲手击毙王风,也不愿九色曜石的信息外泄或被他人得到!

所以荣灼、桀土二主既动,狂野身形闪晃,已后发先至,来到二主面前。紧跟而来的,便是幻心等等四族长了!

眼前一阵虚影闪晃,荣灼、桀土二人一惊,当下欲定住身形,忽觉一股宛如排山倒海般的大力汹涌而至,只得各自运功抵挡。

“蓬蓬”两声闷响,气流狂窜,整方空间,也是一阵不绝于耳的嗡鸣。虚空中,四周都是细如发丝的黑色裂缝,如蛇如蚓般地游走疾闪,极是诡异。

二主身形一阵暴退,一时胸闷欲呕,惊惧之下,凝目向前瞧去。只见狂野、金角二人威风凛凛地站在那里,如同两位战神也似。适才二主与之硬碰的,便是这两位族长了。

“你们五人,当真要护着王风小子么?”浮柔目光一闪地怒咤道。同时,一枚赤色的玉符已然捏在手中。一股如万山压顶般的威压,自玉符上暴喷而出,轰然有声。

见此玉符,在场的众妖主,包括寒木等人在内,纷纷下拜,神态极是恭敬。

此符正是辰列神妖王赐与她的。与送给小青的那枚玉符颜色不同,用处也大异。此符中,有辰列的一缕念力,赐与浮柔保命之用,而且只能使用一次,更无调派他人之权,属私人相赠。

“哈哈……浮柔宫主连压箱底儿的宝物都拿出来了么?估计这是辰列神王送给你的吧?”狂野笑眯眯地看着浮柔,双目中闪过一丝不易查觉的忌惮之色。“但你单凭这枚玉符就想将咱们吓退,未免太小看人了吧?是不是,幻心老弟?”

“没错!老夫不才,承蒙我族老祖厚爱,像浮柔宫主手上的这件玩意儿,嘿嘿……也有这么一件!”在浮柔等妖主的满面震惊中,幻心手腕一翻,一块泛着幽幽紫光的玉简赫然映入众人眼底!一股丝毫不亚于浮柔手上那枚赤符散发出的滔天威压弥漫了当场。

“很好!反正老娘修为大降,生不如死。拼着性命不要,今天也要王风小儿魂飞魄散!既然你们五人执意要插手,那就拼个鱼死网破,又有何妨?哈哈……”浮柔仰天大笑,神情甚是凄厉可怖。

眼看浮柔就要捏碎玉符,狂野突然也仰天大笑起来,一时风雷吼动,响彻天际!

浮柔一怔,尖笑戛然而止,愕然地看着狂野,不解究是何意。

“如果浮柔宫主执意要王风死,我等也无法可想。这样罢,你那两大空间内的东西,全都归我,我替你下手,将王风小儿灭了!至于你……嘿嘿……老夫不感兴趣。如何?”狂野收住狂笑,后又淡淡地说道。

“那我亲兄魂啖呢?”浮柔咬牙道。

“桥归桥,路归路!账要一笔一笔的来算!先将此间事了结,至于魂啖一事,另作商议。”狂野言语平淡又冰冷,丝丝杀气掩饰不住地自浑身上下溢了出来。

五族长的意思很明显,在杀王风之前,先搜其魂,得到九色曜石。而后再杀王风,九色曜石一事,除了他们五人,将无人知晓。同时,也获得了浮柔、坤镇二妖主那如山般的宝物。一举数得,也真亏他们想得出。

浮柔闻言,略一沉吟,点头道:“好!就是这样!不过以防万一,事后,老娘还要亲自验尸!”

“我们五人向来言出必践,一诺千金!你当我们与你们一样,发誓许诺就像放屁一样张口就来?你们怕其中有诈?老子还怕你们反悔呢!”纵是狂野,也恨浮柔歹毒,若非是为了九色曜石,以狂野之狂傲,还真做不出这种趁人之危、落井下石之举。不过对浮柔宫主的一番连讽带骂,狂野自是隐忍不住!

刀武尊听着,神色已是大变。浮柔自不必说,狂野杀气涌动,显然也是言语不虚,定要对王风下手了!王风自服了丹药后,兀自还未醒转,自己力单势弱,除了以死相拼外,别无他途。

当下刀武尊长刀一摆,沉声喝道:“谁敢杀我小师弟?”

一人冷冷地答道:“我敢!”虚影闪晃中,“蓬”的一声响起,刀武尊闷哼一声,疾退数丈,口张处,一道血箭脱口而出!一招之下,已然受伤。

浮柔、坤镇、钊泉三人飘身疾退,远远地在旁停立。此时三人修为大降,只得逃出圈外,以免受那池鱼之殃。

适才动手之人,正是暴起发难的名虚!其半古之境的修为,虽然及不上狂野、幻心等人,但也绝对不是刀武尊一人所能抵挡的。

“现在,我要杀王风,谁又敢阻我?”名虚面无表情,语气森寒,冷冷地看着脸色苍白的刀武尊,一脸的不屑。然后一步前踏,及到王风面前,伸手向其头顶按去。

刀武尊一声狂吼,玄黄神兵带起一道凌厉无匹的罡风,径向名虚头顶斩落。其势既猛,直如不可挡;其刃也利,当无坚不摧。只见一道细长的黄黑双色的线条,拖着层层叠叠的尾影,尖啸而至!

名虚冷笑一声,其手下落之势不变,按向王风头顶,待那条双色细线还未及顶,只见一道金光灿灿地一闪即逝,跟着,那条细线崩溃无形,断成无数截急窜向四面八方,不见踪影。

“轰”的一声巨响过后,尘砂漫天。刀武尊浑身是血,躺在地上如同王风一般,奄奄一息,不知死活。纵是他身为武修,肉身坚刚,也难挡名缰利锁的一碰。

自始至终,名虚看也未看刀武尊一眼,其一只左手,终于紧贴在王风的头顶上。

搜魂大法!

将一个人所有的记忆、隐私、经历、欲望甚至包括灵魂等,通统翻个底朝天!然后从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此所谓搜魂大法,与夺舍一样,极是阴损恶毒!而施展此法者,当靠强大的念力修为来支撑,否则,其魂未搜,反被搜魂!

名虚修炼了无数年,已达半古之境,而王风只是一个还未满千年的年轻修士,面对比他境界高出数阶者的搜魂,哪还有什么抵抗的余地?所以名虚满怀信心地左手紧贴在王风的头顶上,念力狂注而入,顺带废了他!

直到念力催动后,名虚这才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厉害!自达到半古之境后,第一场又是最猛恶的一场大凶险,顿将他牢牢地笼罩!

而此时,王风的心神关闭,其心神之力尽数涌入灵海之中,与魂力、念力融为一体,达到三力凝聚之态。

王风的念力之强大,远远超出众人的想像,已无限接近古境的念力修为。虽然他昏迷不醒,其心、神、魂三力攻敌不能,自保却绰绰有余!所以当名虚的念力一涌而入后,王风三力合一,顿时展开了反击。一时其灵海汹涌澎湃,直似无穷无尽的念力将闯入的名虚念力包围,然后剿杀、吞噬。

名虚已是欲罢不能,进退两难。他万没想到,王风的念力修为竟是如此的浑厚可怖。眼睁睁地看着狂注而入的念力迅速地被消灭殆尽,却不敢收势回缩。因为那样一来,难保王风那磅礴的念力趁虚而上,对自己来个反搜魂。

于是,名虚无奈之下,只得催运更多的念力,疯狂地注入王风的灵海。至此,名虚再不作他想,只想压制住王风的念力,然后抽身而退,只要不被他反搜魂,那就是万幸了。

就这样,二人的念力,在王风的灵海中,展开了一场殊死的搏斗或厮杀!这种念力的交锋,对于这二人来说,当比任何一场较量都凶险,更危不可测。

灵海受到这种急端的刺激,王风紧闭着的双目,眼皮动了一动,隐有苏醒的迹象。这一番细微的变化,立被紧闭双目的名虚查觉到了,已令他不由地亡魂大冒,冷汗涔涔。

因为只要王风清醒,有了意识,那么,原本其灵海中那浑厚磅礴的念力,不再是本能地反抗,取而代之的,将是在王风的指挥下,进行有序的反攻和灭杀,甚至吞噬,然后挟其余威,趁势进入自己的灵海,或反搜魂,或夺其舍。

那时,堂堂的半古之境,天魔五大族之一的名族族长,不仅死得蹊跷死得冤,同时还会留下千古笑谈。而且也极有可能在整个人系八宇的修真史上,或是在各宗门堂会中,会被当作教材和典范,来供无数修真者们学习、研讨、引以为鉴。作为此战的当事人,名虚和王风都会名扬八宇,万古流芳了!

搜魂之时,当关闭六识,所以名虚尽管是心胆俱裂、魂飞天外,却也不能开口传音求助。幸亏一旁的四族长心系无上奇宝九色曜石,均关注着名虚的一举一动、神情面色。此时见他神色大异,四族族长心知有了变故。

狂野二话不说,伸手探出,搭在名虚的手背上,然后其念力借名虚之手,向王风的灵海注入。

就在狂野的这道念力进入王风灵海的一刹那间,王风猛然睁开双目。连续的刺激,已令他提前苏醒过来。而与此同时,同样是紧闭双目的狂野,全身剧震,如遭电击,浑身颤抖不已。第二个骑虎难下之人,又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