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373章  师恩如海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322 字

古神之境的念力修为,与其下的任何一种境界的念力修为相比,无异于天渊之别!所以纵然有狂野的念力加入,也难挡清醒后的王风的念力反扑。

金角、亦梦见状,只得一起出手,将两只手掌再叠在狂野的手掌上,念力催发而出,再次注入王风的灵海。

幻心看着这一幕,心惊不已,虽然他也可出手,但于此强敌环伺之下,没有人在一旁护法,将更加凶险难测。忽然一暼间,只见躺在地上的王风双目精光闪烁,嘴角露出一丝轻松随意的笑容,幻心疑惧之下,不由自主地竟退了一步。

心念电转中,幻心于瞬间,便猜到了这一切。面对四位半古之境者的联合念力攻击,王风挥洒如意,又游刃有余,根本就不用关闭六识而全神抵挡!又对这四族长,收放由心,将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

这一切,只能证明一种事实,那就是王风的念力修为强大得离谱,纵是五族长联手,与之相比,也无异于顽石与泰山争高,萤火同皓月争辉了!

而此时,只要幻心出手,将同样是不能抽身的王风击杀,那么,王风临死前的全力反击,四族族长纵是不死,重伤亦是不免,甚至,还可能与浮柔三主一样,修为大降而至冲古无望。

要知道,心神魂三力的交锋,对于他们这个境界来说,就是最大的凶险,直接影响着冲古之路。那时,他不仅要面对神魔界八大神魔的质询,便是化族老祖,对于这种损失,也无法原谅他。

在八大神魔的眼中,五族族长便是后补力量,关系到整个魔族的未来。魔族之所以强大,说穿了,还不是在古境者的数量上,占据优势?神魔、神妖包括古神们,都有一定的时间限制,迟早是要离开人系八宇的,这一点各族都很清楚。

一旦他们走后,其接任的,自然是目前各族中的临古、半古之境者了。所以说,对于魔族来说,五族族长便是魔族未来的希望,不容有失!

既不能出手相助,又不能对王风贸然出手,而且多拖延一刻,四族族长的念力损耗便会增加一分。幻心急中生智,深深地与王风对视一眼后,长叹一声,长袖挥舞,一拂而过,九儿已俏生生地站在面前。

看着九儿那双满含凄苦之色的星眸,以及她那张略显憔悴的玉容,王风哪敢与之对视?心中暗叹,只得默默收敛灵海中的念力,转攻为守。

四族族长见自己的念力被王风一丝丝的剿噬,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而此时突感一松,见王风停止进攻,四人一喜,也将念力回撤。王风再收敛,四人再回撤。就这样,你收敛一分,我后撤一寸,一场大凶险,终于渐渐地消弭于无形。

只见王风身形微微一震,四族长同时缩手,又各自后退一步,睁大着眼睛,目光复杂地看着王风不语。

王风缓缓站起身来,虽然元力依旧匮乏,但神清魂宁,心念高远,已知自己的心、神、魂三力修为,又有所精进。适才五人这一番念力交锋,总算王风收势及时,四族长各自的念力损耗不大,但加在一起,对于王风来说,吞噬后无疑是大补。

环顾一番,王风立即发现不远处躺在地上浑身浴血的刀武尊。一步前踏,来到刀武尊身前,俯身而泣道:“三……三师兄,你……你也来了?你这般伤势,定是为了我这个不肖师弟……”

泣声中,王风轻轻地一抖身形,一声悠扬的龙吟伴着一道嘹亮的凤鸣,响彻天际。光影闪晃中,王风的身旁,已多了十来道身影。

王风站起身来,立即开通了心神牵连。自王风挥出那惊天一刀后,脱力昏迷之前,众人通过心神牵连,无比清楚地得知了王风的险境。

而自他昏迷后,直到与四族长念力相抗,其心神自动关闭,所以体内的众人虽不知现实情景,却更加惊骇不已。只是王风不放他们出来,除了撑爆王风肉身破体而出,他们也不能出来。

所以当王风重新开通心神牵连,在众人的强烈要求下,王风于此刻,终于将他们尽数放出体外。正是妮子、龙、凤二灵尊,塍蛇、朱雀、无尘以及三公主等人。

将一枚丹药塞进刀武尊的口中,王风又连连弹指,将恢复了不多的元力注入刀武尊的体内。做完这一切,王风身形微晃,已是摇摇欲坠。身旁的龙、凤二尊连忙将他扶住。不久后,“噗”的一声,刀武尊仰天吐出了一口淤血,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浮柔三主见状,与荣灼、桀土二人一阵传音交谈,得知王风身旁的众人修为一般后,原本灰心失望的浮柔顿时精神一振,不惊反喜,当即命令荣灼、桀土二主趁机灭杀王风。

同时她也紧握赤符,准备拼着这件救命的法宝不要,也要将王风一干人,灭杀当场。二主她既不敢完全信任,而且单杀王风一人,也不足泄其恨!此时,只要她捏碎手中赤符,其内所封存的辰列神妖王的一丝法则之力,即可令王风一干人动弹不得,而任凭宰割。

但要是王风还有出刀之力,或者其体内星云之力未竭,能不能对他进行有效的法则禁锢,浮柔的估计是不能奏效。而此时情景,则完全不同了!王风元力耗尽,刀武尊重伤,其余一干人,修为一般,纵是精通时空法则的妮子,却也是独木难支,抵挡不了半古之境的一击。

荣灼、桀土二主,相视一眼,决心已下。杀了王风,百利而无一害,纵是适才为其护法之人大是不凡,那毕竟是以后的事了;但要是不杀王风,两大空间内的法宝,还有让他们为之销魂的浮柔,那是老猫闻咸鱼,休想(嗅鲞)!

二主眼中凶光一闪,正要出手时,忽听一阵“嘶拉”声急响,音如裂帛,刺耳发麻。一道门状的空间裂缝,端端正正地竖立在王风一干人身旁。接着,一道又一道的人影,自其中不急不徐地鱼贯而出,然后又都一言不发地静立一旁。

堪堪出来了十七人后,那道裂缝还没有愈合,兀自在那里泛着黑光,其内深邃又幽远。忽见那十七人神色恭敬地微一躬身,一人又从裂缝中一步踏出,兽皮为衣,极是精壮。“唰”的一声轻响,裂缝这时才一合而无痕。

“小师弟……啊……三师弟,你们这是……快来见过师尊!”十七人中为首的一人走近王风,见师兄弟二人神情萎顿,一惊过后,连忙对二人道。

“师尊?你……你是大师兄?啊……师尊!”王风原本就元力耗竭,为三师兄刀武尊治伤后,几乎到了油枯灯尽的地步,总算他念力强大,始终支撑着他不倒。即便是这样,也与重伤初醒的刀武尊一样,处在精神恍惚、慒慒懂懂的状态。

听完大师兄拳武尊之言,王风心神激荡,身形一晃,若非妮子手快,将他扶住,直再次倒地不起。

“师尊……师尊……我……我终于得见你老人家了……”王风半靠在妮子身上,强定住身形,一时心潮澎湃,激动莫名。一种深深的幸福感笼罩在全身,使自己在这一瞬间,无力的身躯顿时生出了一股力量。

这种幸福感,对于王风来说,是一种归宿,一种回到家的感觉。

神龙双目大放奇光,自见到十七武尊陆续来到,他便怔在当场,徜徉在一股既熟悉又温暖的气息之中。这股气息,正是他曾经的主人所散发出来的,事隔数千年,却依然让他激动和敬服。紧紧地拉着丹凤的手,神龙只觉一阵目眩神驰。

此时见妮子伸手扶住了王风,龙凤二人这才惊醒,于是神龙与拳武尊扶起刀武尊,而丹凤则与妮子一起,一左一右地搀着王风,欲向前行去。

王风略一挣扎,对二女道:“我没事!你们放开我。这个样子怎么去见师尊他老人家……”

言犹未了,眼前已走来一个精壮的中年人,长发披肩,黑髯如墨,方面阔口,两道剑眉宛如刀削,斜飞入两鬓。其兽皮为衣,肤色如古铜,仿佛自远古而来,浑身散发出一股沧桑又自然的气息。

中年人目光炯炯地看着王风,露出几许慈详,几许疼爱。这一刹那间,王风只觉身处春阳之下,舒适又温暖。

挣着妮子丹凤二女的搀扶,“扑通”一声,王风屈膝跪下,伏身便拜:“不肖……不肖徒儿王风,拜见恩师……”想起了自从得到了九义解后,于青汉人界中一路走来的种种历程,宛如昨宵之梦,却又是那样的真实。王风已是哽咽难言。

“起来吧!孩子!这些年来,可真苦了你……”中年人弯腰,将王风托了起来。搀扶之际,一股浑厚又无比精纯的元力,通过双手,注入了王风的体内。

那边厢的刀武尊,也被拳、掌二武尊输入真元,一时精神大是见好。这时三人也走了过来,刀武尊细说了自他到来后的情景。

众妖魔见王风师徒二十人相聚后,便旁若无人地畅谈不已,纷纷面露不愉之色。只因不明白众人来头,一时倒也隐忍不动。各自心中的念头却扰乱纷飞,猜疑、恼怒、怨毒、愤恨等不一而足。

“何人伤你?”听罢刀武尊的讲述,中年人眉头一皱,环顾四周如鹰瞵鹗视般的众妖魔一眼后,淡淡地对王风问道。

其淡淡的语气,虽不如何响亮,自自然然地发出,却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入耳清晰,宛如就在耳边说着一般。而且无形中,也有一股睥睨天下的狂傲,刻印在众人的心头。

若说狂野的狂是一种无所畏惧的战意,那么,眼前这个中年人的狂,则是一种傲意!一种只有一个真正的武者才拥有的铮铮傲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