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出院
作者:沈青藜 | 字数:2282 字

“哎哟,怎么这么热闹啊。”

就在我无比紧张之际,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听到这声音我心中一喜,顿时安心了不少。

只见姬晏正缓缓地走进来,看到姬晏进来,鬼婴立刻虎视眈眈起来,恶鬼脸色微变,接着咳嗽了一声,鬼婴立刻让出道来,姬晏冷笑着走了进来。

“既然你都来了,那今天这事就这么算了吧,咱们后会有期了。”

恶鬼见形势不利,也不多做纠缠便打算离开了,倒是姬晏不同意了,他冷哼一声。

“怎么?我一来你就走,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

恶鬼脚步没有停留继续向外走着,姬晏一怒,刚想出手却听恶鬼说道:

“那个女人活不了多久了,有着功夫,你们还是去找找看,有什么办法能让她恢复生命力吧。”

他这么一说,姬晏顿时向我看来,接着轻咦一声。

“你这生命力是怎么回事?”

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愣住了,压根不明白是设么意思,这时萧竺也发现了不妥,皱眉拉着姬晏走出了仓库商量着什么。

最后萧竺离开了,姬晏则是带我回到了病房,就这么平静的过了几天,某一天,萧竺忽然不请自来,见到我的时候,兴奋不已,“华劫,我找到可以救你的方法了!”

我的心狠狠颤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随之而来的便是喜悦和期待,但还是有些犹豫,“真的吗?靠谱吗?”

“当然靠谱!”我略带怀疑的语气让萧竺有些不高兴了,他沉下脸,看着我道,“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我无奈,其实我和萧竺实在是算不上很熟悉,所以要说让我完全相信他,这件事我还真的做不到。

“你有几成的把握可以救活她?”正当我思考着该如何向萧竺说明我的想法时,姬晏不知何时从我身后飘了出来,冷冰冰的看着萧竺问道。

他忽然出现,把我吓了一大跳,忍不住埋怨道,“你是鬼吗?能不能不要吓人啊!大白天的话忽然从人身后出现真的很惊悚好不好?”

姬晏的眼神冷冷的瞥过来,带着一丝刺骨的寒意,我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乖乖的闭上了嘴。

“你要是不想活了,那就一个人去送死好了,我可不想和你一起死。”姬晏依然毒舌,丝毫不留情面。

虽然早就领教过了姬晏的毒舌程度,可当他再一次开口怼我时,我依然说不出任何话来。

心里有些憋屈,我看着姬晏,心里不知道画了多少个圈圈诅咒他,却不敢真的说出来,只能愤愤的瞪了他一眼,以表我的愤慨。

“以后要是不想招鬼来你的身边,就不要再跟我说什么鬼不鬼的了,你是傻吗?不知道叶公好龙这个谚语吗?”姬晏冷冷看了我一眼。

我瑟缩了一下,想象了一下自己每天念着鬼这个字,然后真的来了一个鬼的场面,终于乖乖闭了嘴,随便作了一个拉链的动作。

萧竺一直默默的站在一旁看着我和姬晏之间的互动,随后对着姬晏微微笑道,“没关系,我可以护着她。”

这话一说出口,姬晏的脸色更加冷峻,他冷哼一声,似乎并未把萧竺放在眼里。

萧竺并未把姬晏的态度放在心上,反而转头看着我道,“华劫,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古墓找让你活命的方法吗?”

我当然想啊!有萧竺在身边我也不会害怕遇到那些脏东西,肯定要去的啊!可是这话我又不敢说,因为姬晏这货还站在一旁看着我呢!

我偷偷的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姬晏,发现后者正定定的看着我,眼神充满了威胁,似乎在告诉我,要是我答应了,他就把我的腿打断。

另一边,萧竺正充满期待的等着我的回答,我夹在中间,顿时觉得自己像是一块夹心饼干,难受得慌。

“我不知道,你问姬晏吧,他决定就好。”好吧,我最终还是屈服在了姬晏的淫威之下。

而那货的脸上也终于冒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虽然只是嘴角勾起,但我确定,他是真的笑了。

也算是很不容易了,毕竟他可是万年大冰山,能够笑上一次都是奇迹。

听了我的回答,萧竺明显有些失落,却没有埋怨我,而是再一次询问姬晏,“你不想让她活下去吗?”

“我说了,我想知道你有几成的把握可以救活她。”姬晏很是坚持自己的原则,“如果你只有五成以下的把握,那我们为什么要去冒险?”

姬晏的话让萧竺沉默了,更加要命的是,我居然也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萧竺伸手,对着姬晏伸出了五个手指,“五成的把握,也许能找到,也许不能,但无论怎么样,就算只有一成的把握,我觉得我们都应该试一下。”

姬晏抿唇不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不管怎样,我听着反正是有些心动了,便伸手拉了拉姬晏的衣角。

他依然是冷冷的扫了我一眼,我嘿嘿一笑,尽量朝着他卖萌,“要不我们去试一下吧?”

其实就像是萧竺所说的那样,就算只有一成的把握,我们都要去试一下才行。

万一成功了呢?是吧?

姬晏伸手,毫不怜惜的将我的脸推开,然后朝着萧竺点头,“你进来一下,我们谈谈。”

两个人一起朝着屋内走去,我正要悄悄跟上,姬晏就好像知道我会偷听一样,转头看着我,“你不许跟上来偷听。”

我:“……”还真是够失败的,还没开始去偷听呢,就被人家发现了,还被勒令不许跟上去。

愤愤的咬了咬唇,我不甘心的留在了原地,也不再跟上去,因为被姬晏知道,我估计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要知道,那个家伙可是完全不知道怜香惜玉为何物的奇怪物种!

姬晏和萧竺去了屋内,我也不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反正谈了挺长的时间。

其实我有些不开心,因为姬晏和萧竺背着我谈这些问题,什么都不知道的我会很好奇。

萧竺出来的时候,我正坐在门前拿着一根细竹竿看着蚂蚁搬家,乐在其中,他伸手摸了摸我的发顶,我抬头,就看到了逆光而站的他。

嗯,头上还盯着一圈太阳落在头顶形成的光圈,有些晃眼。

“你们谈的怎么样了?”见到他,我立马丢掉了手中的竹竿,站起身,有些兴奋。

虽然他们俩背着谈话让我很不开心,但是要是能够说服姬晏陪着我们去寻找续命的方法,我还是很乐意的。

“还可以。”萧竺似笑非笑,“你是被姬晏剥削了吗?现在做什么事情都得问姬晏的想法。”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比较好,只好微微笑了笑,“也没有,就是觉得问一下他比较好,毕竟我的命也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