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寻找古墓
作者:沈青藜 | 字数:2054 字

听了我的话,萧竺轻轻笑了一下,但笑意却未达眼底,甚至连嘴角勾起都弧度,看起来都有些僵硬。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哪里又说错了,也不知道萧竺内心的想法,但看着他那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表情,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你是生气了吗?”

“我为什么要生气?”或许是我的问题太过智障,萧竺笑了一下,反问道,“你为什么觉得我在生气?”

他这一次的笑容是发自内心微笑,他的问题也把我难住了,我总觉得,萧竺是认识我的。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我直视着萧竺的眼睛,问他,“萧竺,你是不是认识我啊?”

萧竺愣了一下,随即反问我,“那你是希望我认识你还是不希望?”

他这个问题问的有些莫名其妙,我傻了一下,随后笑了,“当然希望你认识我啊,毕竟多一个朋友也算是一件好事不是吗?但我知道是我不可能的,我之前都没见过你呢。”

这话说的是真的,我之前的确是没有见过萧竺的,只是这段时间才刚刚认识了他而已,至于他为什么对我的事情那么上心,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华劫,收拾东西,我们去找古墓。”萧竺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想说什么,却被一道冰冷的声音打断了,然后我的胳膊就被人拽住了。

我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姬晏拖着朝着屋内走去,只好转头歉意的对着萧竺点了点头。

因为我一直被姬晏拉着朝前走,所以我并没有看到,在我转身的瞬间,萧竺一下子冷下去的眼神,带着蚀骨的冰,比姬晏有过之而无不及。

手臂传来一阵刺痛感,我低头,发现姬晏拉着我胳膊的手十分用力,不免有些生气,“姬晏你干什么?很痛好不好?”

我试着挣扎了两下,却发现我越是挣扎姬晏就抓得我越紧,索性也就不再挣扎了,死马当作活马医,“你到底要做什么?”

“你和他聊的挺好的啊。”姬晏回头,一双如墨般沉寂的眸子淡淡扫过我的发顶。

我忍不住抖了一下,每次他这么看着我的时候准没有好事发生,“没有,就是随便聊了两句而已,你那么激动做什么?”

我实在是很不能理解姬晏的脑回路,也不明白姬晏为什么这么看不惯萧竺,就像姬晏永远不能理解我为什么每次见到鬼魂都怂成一团一样。

“总之,以后离他远一点。”姬晏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忽然对我抛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顿时有些无语,完全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提出这个要求,忍不住提醒他,“可我们要一起去寻找让我活命的方法。”

提起这个,姬晏有些焦躁,愤愤的回眸瞪了我一眼,“知道了,你别再提醒我了,我知道。”

看着姬晏那一副抓狂的样子,我总算心里有了一点平衡感,谁让他老是欺负我来着。

很快我们便将需要的东西都收好了,统一放在背包内,然后便出发,和萧竺一同去了他所说的那个森林,去寻找那个传说中的古墓。

一路上,姬晏和萧竺互相都不跟对方说话,只有我偶尔和他们了两个人说一下话,但我每和萧竺说一句话,姬晏都会冷冷扫我一眼。

最开始我还会装作看不见似的忽略掉他的眼神,但后面我实在受不了他那犀利的眼神,只好安静下来,静静做个小哑巴。

萧竺看我有些为难,便有些责备的看着姬晏,“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不要将华劫扯进来,她什么都不知道。”

我懵懂的转头看了一眼姬晏,发现在萧竺说了这句话之后,他的唇角扬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关你屁事,我做什么事还要跟你汇报吗?”姬晏连眼神都没有给萧竺一个,语气狂妄而又倨傲,似乎根本没将萧竺放在眼里。

可以,这种狂拽酷帅的风格很姬晏,但我此刻却只想挖个地洞把自己藏下去。

因为他们俩之间你争我斗,最为难的人是我啊喂。

萧竺伸手摸了一下我的头,像是安慰我,也像是十分的怜惜我的遭遇,“和这样一个人待久了,是不是感觉自己都快要成受虐狂了?”

旁边两道犀利的目光顿时落到了我的身上,虽然我很想点头,但迫于姬晏的压力,只好摇头尬笑,“还好。”

萧竺见我这样,顿时了然的点头,还想伸手拍我的肩,下一秒我就被一道巨大的力量扯到了另一边,萧竺的手落了个空。

我及时扭头,发现姬晏和萧竺这两个人的视线正在空中交汇,眼中都带着火花,恨不得烧死对方。

这幅场景让我决定我还是乖乖闭嘴不要说话,否则哪天姬晏一个不高兴,掐死我了怎么办?

姬晏收回了视线,一把搂过我的肩膀,凑到了我的耳边,压低了声音,声音很有磁性,但在我听来依然是威胁,“和他聊的很开心?”

“没有没有。”我很没有出息的摇头,“不能的,我只是害怕这样沉默会显得很尴尬。”

“最好是。”也许是我这个理由找的好,姬晏听了之后也只是冷哼了一下,随后就放开了我,但手却一直抓着我的手腕,不允许我在走到萧竺那边去。

他的这番举动在我看来有些出奇的幼稚,却还是觉得很暖心。

三个人就这样来到了萧竺所说的那个古墓所在地,而到了之后我才发现,萧竺将我们带到了一个仿若人间仙境的地方。

“这里真的有古墓吗?”说实话,我很怀疑,毕竟这里看起来就不像是有古墓存在的地方。

这里的树木都已经长了很高了,有一些我完全没见过的未知名的树,但毫无疑问,它们都长得很高了,高不见顶。

姬晏鄙夷的看了我一眼,仿佛在嘲笑我的低智商,“只有这种有着一定年代的地方才会有古墓存在,懂吗?”

相比起姬晏那毫不留情的嘲讽,萧竺要显得比他好多了,至少他没有嘲笑我,而是耐心解释。

“是真的有,你相信我,我一定带你找到复活的办法,好吗?”他轻声安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