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巨蟒
作者:沈青藜 | 字数:2029 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很相信姬晏和萧竺,就是觉得他们两个不会伤害我。

虽然姬晏这个人的嘴巴是稍微毒了一点,平时是冷了点傲娇了一点,但我从来没觉得他是一个坏人。

当然,要是他嘴巴能够善良一点的话会更好,可惜要是他嘴巴善良,他就不是姬晏了。

姬晏的嘲讽丝毫没有影响到我的心情,我朝前走了几步,然后转身看着姬晏道,“你啊,就是太傲娇。”

姬晏没有回答我的话,也没有说话来怼我,反而眼神一下子变了,伸手拉了我一下,将我拉到了身后。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正想问他怎么了,眼角的余光忽然就瞟到了我之前站的那个地方身后那个雄伟壮观的长长身躯。

我瞬间眼睛就瞪大了,顿时无比庆幸姬晏眼疾手快将我拉了回来,否则我就要成为那条巨蟒的腹中餐了。

也不知道蟒蛇吞下我之后是整个人一下消化掉还是用液体分解掉再消化掉。

猛的晃了晃头,我将脑海中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甩开,不敢再想。

怎么就能想到那个方面去呢?

我还在担心我们仨要如何对付那条巨蟒呢,它就扭动着巨大的身躯朝着我们缓缓爬过来了。

看着它在阳光下反射出阵阵光圈的细小鳞片,我瞬间浑身起了一片片的鸡皮疙瘩,忍不住朝着姬晏的身后躲了躲,抓着他胳膊的手也微微用力。

姬晏也许是被我抓疼了,忍不住低头看我,看到我一脸紧张的样子,忍不住轻声笑了笑,随后一把揉乱了我的头发,“怕什么?”

我不解,完全不懂他为什么能够在这么大一条蟒蛇面前还能这样镇定自若。

乖乖,那可是一条蟒蛇哎!一条有着盘子粗的蟒蛇哎!分分钟将我们这几个人拆吃入腹好吗?

也许是看出了我的想法,姬晏有些无奈,指了指一直不对盘的萧竺,意有所指,“有他在,没有任何一条蛇敢动我们半下。”

我不太懂他这个话是什么意思,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我瞬间瞪大了双眼,觉得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那条巨蟒居然在萧竺面前停下了,巨大的头颅甚至还在萧竺的手心上蹭了蹭,仿佛在撒娇一般。

而萧竺,居然没有感到有一点不适的地方,甚至还十分坦然的任由巨蟒蹭他的手心,一点都不害怕它会咬他。

像是看出了我的困惑,萧竺及时的回头,看着我,对我解释道,“这是我养的宠物,他很听话的,我直视派它来这里帮我们打探一下消息,不要害怕。”

萧竺的解释完美的解决了我心里的困惑,却让我我不免有些感慨,自己究竟是认识了一群什么样的人啊!

一个一个的,完全都没有一个正常人!

嘴角抽了抽,我努力压抑住自己想要吐槽的心情,问萧竺,“那他打探出什么了吗?”

仿佛是听到了我的问话,那条巨蟒忽然之间回头,一双吊三角的墨绿色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嘴里还不停朝外吐着鲜红的信子,发出嘶嘶的声音。

我的心狠狠的颤了颤,不免有些感慨,果然我还是禁不住这种冷血动物的凝视啊。

就在我在心里不停的吐槽着这条盯得我后背发凉头皮发麻的巨蟒时,我忽然觉得它似乎对我笑了一下。

我擦了擦眼睛,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没有想到,再一次望过去,发现它还真的是在对着我笑。

虽然它吊三角的眼睛都微微弯下了一点弧度,但我真的没有感觉到友善,毕竟一冷血动物对着自己笑,还不停的吐着鲜红的信子,怎么想怎么惊悚好吗?

倒是萧竺,在看到那条蛇对我笑了之后,便伸手摸了摸蛇巴掌大的脑袋,“看来阿兰很喜欢你呢。”

“呵呵,是吧?”我笑得比哭还要难看,被一条蛇喜欢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虽然这条蛇看起来很大,看着萧竺也和它相处得很好的样子,但我还是很害怕啊!

身前的姬晏倒是噗嗤一下就乐了,笑得十分不厚道,“被一条蛇喜欢,你很厉害。”

我翻了一个白眼,强压下想要一巴掌将姬晏拍去太平洋的冲动,问萧竺,“所以这里是真的有古墓咯?”

“从我现在掌握到的情况来看,是这样没错。”萧竺皱着眉,似乎是在和那条叫阿兰的蛇在交流,虽然我看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看着萧竺越来越凝重的神色,便知道这次古墓之行必定很艰难。

“为什么你能够听懂蛇的语言?”我有些好奇,更加不能理解的是,阿兰居然那么听他的话。

“因为他是萧竺啊,所以他就可以厉害。”萧竺还未回答,姬晏就伸了一个懒腰,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顿时就睁大了双眼,嘴巴都惊讶的形成了O形,万万没有想到,姬晏这个和萧竺永不对盘的人居然会帮着萧竺解释。

见我似乎被他所说的话给震慑到了,姬晏忍不住伸手给了我一个爆栗,“想什么呢?”

我摇头,看向萧竺的眼神都变了,说是肃然起敬都不为过,看到我这幅样子,姬晏轻声冷哼,又开始嘲讽我虚伪。

但这次我却没有把他的嘲讽放在眼里,我觉得,应该要牢牢的抓住萧竺的大腿才对。

当然,这个想法就想想就算了,要是被姬晏知道了,估计会毫不留情的掐死我以绝后患。

见我们俩之间又开始互怼,萧竺的脸上渐渐没有了笑容,他看着我,柔声道,“阿兰说,前面有很多危险,华劫,你一定要跟着我,知道吗?”

我点头,还未说话,就被姬晏抢了先,“不需要,她我会保护好的,你管好自己就好。”

姬晏似乎和萧竺杠上了,就是不太待见萧竺,我扶了扶额,任由他去了。

反而是那条叫阿兰的巨蟒,朝着姬晏吐了好几下鲜红的信子,眼神冷冰冰。

萧竺似乎对姬晏也很是无奈,轻轻笑了笑,便跟着阿兰朝着森林深处走去,我们也跟着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