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44号房客
第23章:冷酷的警察
作者:唐静文 | 字数:6349 字

第23章:冷酷的警察

为了三天之后能够将两年把落枫一家逼入绝境的人聚集在一起,天一亮何惜暮就匆匆离开了家,实际上她一个晚上根本就没有闭过眼睛。下半夜的时候,因为疼痛难忍,洛灵的叫声此起彼伏,和发现苏浩明尸体那天晚上她跟王晓阳一起听到的尖叫声一样,还伴随着断断续续的哭泣声。

在这样的空间里待着简直是一种煎熬,她觉得这就是人间地狱,怎么可能有人能够经受得住那样的疼痛呢?而且还长达一年的时间。更让人惊讶的是,落枫每天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他竟然还能够习以为常。她仅仅只是一个晚上,就觉得要崩溃了,恨不得立刻逃离这里,就算走不了,她也宁愿变成聋哑人,什么都听不见。

离开家后的何惜暮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公司找刘隼,因为两年前刘隼可以说是间接参与了投资,他和房地产商还认识,并且现在也有联系,所以让他引荐的话要见到小区最大的投资商应该不是太大问题。

也许是太早去公司了,所以还没有什么人来,何惜暮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手里端着刚刚泡好的咖啡,在温暖的空调房里,她终于觉得身体暖和一些了。整个晚上她全身上下都是冰冷的,蜷在沙发上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会被冻死。

等上班的点越来越近,办公室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很多人和何惜暮打招呼,何惜暮也只是略微点点头。她一直在看着大门,期待着刘隼身影的出现。何惜暮想,马上就要月底了,总公司的人事调动也要下来了,刘隼现在的压力一定很大吧。

但是,上班的时间已经到了,刘隼还是没有来,打他的手机,也一直出于关机状态。何惜暮有些不安,按道理来说,刘隼虽然要被撤职了,但至少他现在还是经理,在其位谋其政,不可能什么原因都没有,一声不响就离职呀。

到九点多的时候,何惜暮没有等到刘隼,却等到了许家名,他带着四五个人来到公司。何惜暮诧异极了,许家名来这里干什么,那三起命案和公司里的职员完全没有关系,死者和他们也没有任何交集。再说了,就算真的有,命案过去这么长时间了,现在再来调查不是太晚了点吗?

谁知道许家名来了之后没有说一句话,他无视了所有人的目光,在人群里扫视了一遍,看见何惜暮之后,和周围的几个人说了几句话之后,便径直走向何惜暮,其他几个人则去找别的职员。到何惜暮跟前后,许家名说:“我们又见面了。”

何惜暮缓缓站了起来,满腹狐疑地盯着许家名,不解地问:“你不会是特地过来找我的吧?不过应该不太可能,我什么都没有……”

“刘隼死了,今天早上六点半被他的太太杀死在自己家里。”

“什么?”何惜暮目瞪口呆,许家名这个消息对她而言放佛是晴天霹雳,昨天晚上才见过的,怎么就死了呢?“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吧,怎么可能呢?据说他的太太是个很温柔的人呢,我也见过一次,的确是又贤惠又优雅,杀人这种事怎么会……”

“是真的,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许家名再一次打断何惜暮的话,面无表情地说。“有时候就算是眼睛所见到的,那也不一定是真的。报案的是他们的隔壁邻居,据说一大早就听见争吵声,觉得不太对劲,所以就拨打110,等片区民警过去的时候,刘隼已经死了,而且正在被分尸,所以这才通知我们刑侦队,现在清楚了吗?”

看着那么严肃的许家名,何惜暮终于明白过来,刘隼是真的死了,而且是被杀死的,凶手正是他那个温婉如水的妻子,“但是好好的,为什么会被杀呢?”

许家名突然就笑了,笑容里面全是不屑和嘲讽,“好好的?刘隼的那些丑事现在是人尽皆知了,你觉得能好吗?”

“我……”何惜暮一时语塞,的确,直到刘隼的那些事情后,一向温柔的妻子这次铁了心要离婚,而且还要分走三分之二的财产,无论刘隼怎么道歉怎么保证都没有用。昨天和刘隼谈过之后,也明白他的痛苦,并不是徐西死了打击太大了,也不是发票找不到,一百万打水漂了,最主要的是相濡以沫二十多年的妻子要和他离婚,无论是社会舆论还是双方家庭,全部都是对他不利的。他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谴责,他的精神正在被折磨着,因此才会显得如此憔悴不堪。所以,最后连许家名都抛弃他之后,他终于崩溃了,选择了将一切都告诉何惜暮还有王晓阳。或许他觉得,说出来应该就会好过一些。

“总而言之事情经过就是这样,现在我们需要你们给我们提供一些有关于刘隼的信息。”或许是因为见得太多这样的事情了,所以许家名一点也不觉得刘隼死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就算他们俩的关系曾经那么好。此时他的脸上挂着职业性的表情,说话也是那么一本正经,完全看不到悲伤或不舍。

何惜暮不知道所谓的刑警究竟是怎样的人,她这一生中第一次接触这个职业是因为王晓阳,所以认识了王建国,但是因为看到的全是他生活中的状态,只不过是一个有些死板但也很平易近人的老头,和那个年纪的人一样,很好相处。所以何惜暮从来不知道刑警是这么冷血的职业,许家名昨天还和刘隼见面了,今天却能像个没事人一样和她说明这一切,到底是什么心理才能做到这个地步呢?

许家名见何惜暮不说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于是说:“只是调查一下他生活中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不是……”

“他生活中是个怎样的人你不应该比我们更清楚吗?”何惜暮突然就吼了出来,所有的人都看向了她,露出惊异的表情,因为对方可是警察呀,这样吼也没有关系吗?何惜暮才不管别人是怎么看的呢,只要她觉得应该这么做,就一定会坚持自己的。

一边的韩亚丽拉了拉何惜暮的衣角,小声地说:“学姐,你怎么了?别生气呀,就算他们问了什么过分的问题也别生气,毕竟他们是警察。”

“我没事。”何惜暮看了一眼韩亚丽,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然后继续看着许家名。“你和刘隼从头到尾算起来认识已经超过三十年了吧,可以说你们俩是臭味相投。虽然你现在是刑警,挺不错的职业,但是你和成为国际公司分公司经理的刘隼一样,骨子里都里还是人渣。现在刘隼被妻子杀了,你们不是更应该去调查他和妻子之间的矛盾吗?到这里来问有什么用?对不起我不懂你们这行的规矩,但是我这几天真的很忙,没有时间陪你们玩。如果你要告我妨碍公务的话,那么提前告诉我,我会找好律师的。”说完,何惜暮拿着包从许家名身边走过,看得其他人目瞪口呆。

站在许家名身边的一个人指着何惜暮,对许家名说:“许队,这……”

许家名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所以一时也有些莫名其妙,但反应过来后,突然觉得挺有意思的,所以说:“没事,不用管她,你们继续问。”

走了几步之后,何惜暮停了下来,回过头又说道:“人呢,其实还是不要太冷血比较好,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职业使然,但是不管是谁,只要在自己的生命中走过,那就有值得我们回忆和珍惜的地方,就算那个人离开了,至少也要想想他们的好,稍微祭奠一下也是好的。要是觉得别人的生死和自己无关,只要自己活得好就可以了,一个人这样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那未免也太过于悲哀了。”

走出公司后,何惜暮忽然觉得神清气爽了许多,果然一些话还是要说出来才舒服,憋在心里的话会死掉的。“让许家名再拽,了不起呀,最讨厌专业的人了,看你下次还敢不敢!”

没走几步,何惜暮竟然发现坐在台阶上的王晓阳,刚刚还心满意足的她立即有些不安起来,想想昨天自己说的那些话就觉得很过分,还以为王晓阳再也不会理她了呢,想不到这么早就来了。要是她等到十一点半下班的时候再出来,那王晓阳岂不是要在大风下等她几个小时吗?这个傻瓜!

不过要不要去见他呢?何惜暮纠结起来,“我是去见他呢去见他呢还是去见他呢?”就算很想见王晓阳,可最后何惜暮还是用包挡住脸,向王晓阳所在地分的反方向走去,而且走得异常快,就怕被发现。

“喂,何惜暮你就这么怕见我呀?”

声音就在自己背后,何惜暮停住了,不敢回头。

“别闹了好吗?我昨天一个晚上没睡着。”王晓阳绕到何惜暮的前面,他的双眼通红,肿得厉害,声音也是嘶哑的,胡子拉碴,一副颓废大叔模样。

何惜暮一直低着头,不敢看王晓阳。

“为什么不说话呢?还在生气?”

“晓阳,你相信我吗?”何惜暮终于鼓起勇气问道。

“我?”王晓阳摸着头发笑了起来,“当然,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无条件相信你。”

“那就好,这几天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或许会很奇怪,但是你什么都不要问,只需要相信我就可以了。”

三天期限很快就过去了,这三天里,何惜暮几乎没有怎么睡过觉,一天几乎就吃一顿饭,光是要查到所谓的相关人员到底有哪些人就要耗尽她所有的时间,还要在没有任何介绍人的情况下去找到那些“大人物”。

何惜暮觉得这是她从出生以来到现在为止最庞大的工程,虽然说以前也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困难,但都没有这次这么棘手。她只能安慰自己,这是上天给她的炼狱,要是坚持下去的话,一定会有福报的。

三天后的晚上十点钟,何惜暮准时回到那个家,虽然以前也有过三四天不回家的经历,可这次不一样了,她一打开门,感觉那完全不是一个家,而是像垃圾场一样,臭气熏天不说,乱七八糟的东西扔得到处都是,因为没有电,所以点着蜡烛,昏暗的烛光看上去摇曳多姿,可在何惜暮看来,却是如此得光怪陆离,那些杂物和污垢的影子张牙舞爪,好像怪物一样张着血盆大口,放佛要把她给吞噬掉。

落枫坐在何惜暮三天前的晚上坐过的沙发上,盯着开门进来的何惜暮。洛灵大概是睡着了,所以很安静。

何惜暮恨不得转身夺门而出,逃离这个地狱一般的地方,但是她知道她不能,她必须留下来。所以她尴尬地笑了笑,缓缓地走到落枫的对面,说:“我回来了,你们,还好吗?”

“不用担心,我们活得很好。”落枫冷冰冰地答道。“人呢?怎么一个都还没有来?你不会没有做到吧?”

“当然不是,怎么会呢?我既然已经答应你了,肯定就会做到的。”为了怕落枫误会,何惜暮连忙解释。“只是时间还没有到,我和他们说好,十点半赶到就好了,现在还有二十多分钟嘛,不着急。你放心好了,他们肯定会来的,我不是保证过吗?”

“最好是这样。”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里,何惜暮和落枫两个人面对面地坐着,没有再说一句话。期间落枫起身换过三次蜡烛,洛灵一次也没有叫唤过,偌大的客厅只能听见两个人的呼吸声,安静得让人觉得可怕。

第一个出现的是王晓阳,对于客厅里的一切他似乎一点也不吃惊。以至于落枫对何惜暮怒目而视,他觉得何惜暮背叛了他,把他和洛灵的一切都告诉了王晓阳,所以王晓阳才会有心理准备,如此淡定的。

但是王晓阳却说:“你误会了,实际上和她没有关系,一开始我就什么知道,只是她不知道我知道,我也没有打算让她知道我知道,所以看到这样的场景我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

“你在干什么?说绕口令吗?”何惜暮不悦地说,都这个时候了,王晓阳还有心思开玩笑。而且她觉得奇怪的是,为什么王晓阳会出现在这里,不是说过这三天不要来找她的吗?“再说你为什么会来呀?忘记我那天和你说什么了吗?”

“我为什么不能来呀?我最爱的人独自应对这么大的事情,我要是还能在家里睡觉吃饭,你说不担心就不担心,那我还是男人吗?”从一开始,王晓阳就没有想过要让何惜暮一个人面对这么多的,他之所以这三天不出现,当然是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正当何惜暮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她立即站起来对落枫说:“一定是他们来了,我去开门。”

说着何惜暮跑去打开门,正如她所预料的,门外站着八个人,可是奇怪的是,有几个人明明已经拒绝她了,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呢?当看到旁边的王建国时,何惜暮紧张的身体稍微放松了些。

王建国穿过何惜暮的身体,瞥了一眼屋子里面,然后用只有何惜暮才能听见的声音说:“不用担心,一切都安排好了。”

何惜暮点点头,然后故意大声说:“你们终于来了,快点里面请吧。屋子有些乱,我也才刚刚回来不到半个小时,所以还来不及收拾,你们自己随便找个地方将就一下吧,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就在何惜暮打开门的那一刻,那些西装革履的人纷纷皱起眉头,用手作扇子状扇着风,有的甚至还拿出手帕,将口鼻掩得严严实实。当何惜暮让他们进去的时候,一个个都往后推去,不愿意进门。

“啊,这个,虽然说有些为难你们,但是还请务必进来。”何惜暮尴尬地说,她也知道萝莉身上散发出来的腐臭味实在是太难闻了。而且除此之外,不知道落枫在这里面到底做了什么,还有霉臭的味道,一般人确实受不了。至于她自己,她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可以那么淡定,难道是因为已经习惯了吗?

就算何惜暮这么说了,还是没有人愿意进去,王建国本来不愿意太招眼,想要混在人群里的,但这种状况下,要是他也不动的话,恐怕就没有人动了,因此他只好第一个走进客厅,然后说道:“有什么好为难的?不就是进来吗?又不会怎么样,更何况窗户还开着呢。一个个大老爷们儿,连个女人都不如,算什么男人?”

王建国这么一说,大家就有些难为情了,虽然都不愿意,但最后还是慢吞吞地走了进来。

何惜暮站在门边上,感激地看着王建国。等最后一个人也进来之后,何惜暮拿着门把准备关门,但她刚要把门合上的时候,门突然就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何惜暮吃惊地看着推门人,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许家名,她愣住了,然后回头向王建国投去疑问的目光。只见王建国茫然地摇摇头,看来和她一样也不知情。

对于许家名来这里的事情,何惜暮的确不知道,她觉得那天在公司里自己说了那些话,许家名一定会讨厌死她的,毕竟当着那么多人面,尤其是还有属下在场,许家名一定会觉得颜面无存,自尊心受损的,所以肯定会痛恨何惜暮。但是刚刚看他的样子,却根本不像是在生气,甚至都没有怎么注意自己。许家名究竟是怎么想的呢?最关键的是他怎么会知道今天晚上的事情。

“对不起大家我来晚了,没有担搁事情吗?”许家名只是望了何惜暮一眼,便自顾自地走了进去,虽然这话是和大家说的,但是他眼睛一直看着的却是落枫。

刚刚还议论纷纷、抱怨声不断的人群一下安静了许多,都看着许家名,他们都是相互认识的,因此来也是约好了时间的,所以当看见陌生面孔后,都露出不解的表情。但谁都没有说不认识,毕竟他们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几十年,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好。也许本来就是认识的,只是因为烛光太暗了,所以看不清对方的长相。如果说不认识的话,万一得罪了重要人物怎么办,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保持沉默。

为了不让大家冷场,何惜暮关好门后立即走过来说:“没有没有,大家也都是刚到。”

“那就好,要是来晚了可就不好玩了,哈哈哈哈!”许家名竟然笑了起来。

落枫紧紧地握住拳头,恼怒不已,玩吗?他竟然只是把这个当成是一个游戏,实在是太过分了,绝对不能被原谅!一定要让他为自己刚刚说出对话后悔,让他知道这是不是一个游戏。就算真的是游戏,也会让他知道,这个游戏可比他平时玩的游戏好万多了,绝对会让他过足瘾的。

何惜暮走到落枫和人群的中间,对落枫说:“怎么样,我做到了吧?总而言之,人都到期了,三个开发商,医院院长,这个片区的管辖人,还有拆迁队的副队长,以及建筑公司的总经理,总的包工头,刚好八个人。至于刚刚来的,他是……”

“我是见证者,两年前亲眼看到你们一家三口的遭遇,所以也来了。”就在何惜暮不止该怎么介绍许家名的时候,他自己开口了。

竟然说自己是见证者,他一定是疯了。何惜暮一边想着,一边继续说:“我说过我答应你的事情都会做到的吧,现在好了,你可以把一切都说出来了。现在我们有这么多人,一定可以帮到你和你姐姐的,所以……”

“我说你这个女人,怎么就那么天真呢?”落枫忽然一脸鄙夷地看着何惜暮,然后站了起来。“还有,你的废话真的好多呀,能不能安静一会儿呢?”

何惜暮惊呆了,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这真的是从落枫嘴里说出来的话吗?和三天前的晚上简直判若两人,那个时候并不是这么说的呀。“落枫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说我天真呢?你把这么多人叫过来,究竟想做什么?”

“你怎么还不知道呢?看来你已经不只是天真那么简单了,而是笨,笨得可以,知道吗?你真的很笨!”

“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何惜暮吼了起来。

落枫没有回答何惜暮,而是转过身对着客房门喊道:“人都来齐了,你可以出来了。”

所有人的头都扭到了客房门那个方向,大家都被弄得莫名其妙,不知道状况。尤其是何惜暮,她盯着门,没想到那里面还有一个人,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奇异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