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44号房客
第24章:真相大白
作者:唐静文 | 字数:9061 字

第24章:真相大白

就在落枫说完那句话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客房到门上去了。只听见一声“咔嚓”的响声,门从里面打开了,首先出现的是那条黑猫,或许是看见人太多了,猫一溜烟就跑不见了。接着,一个身着黑色衣服的男人走了出来。

相对于落枫的瘦弱,那个男人就要强壮多了,可要是和身高体重比例正常的王晓阳相比,却显得很瘦小。他和落枫差不多高,由于一直低着头,再加上烛光太昏暗了,看不清楚长相,因此也看不出来年纪。才走了几步路,他就发出剧烈地咳嗽声,腰都弯了下去,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落枫立即走上前去,关切地问:“你没事吧?”

那个男人摆摆手,等咳嗽停止后,他继续走,走到众人面前,这才抬起头,一道从额头到下巴的伤疤在他的脸上若隐若现,是因为风吹过来,烛光摇晃的关系,所以他的脸才会变得如此扭曲。

“你终于出现了。”何惜暮似乎早就预料到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男人冷冰冰地问道,他的声音沙哑,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的。

何惜暮看着其他人,都是一副不知所以的样子,就连许家名也露出了茫然的表情,谁都没有想到会突然出现一个这样的人。唯一没有太大变化的是王建国,因为经验丰富、见多识广的原因,他比在场的人多了一份淡然和稳重。她自信地说道:“我早就知道还有一个人存在,因为仅凭着落枫要完成这么多事情,怎么想都不太可能。而且我在被杀的那个晚上,虽然已经要失去意识了,但还是能听见有个人急着跑过来和他说了几句话,然后你们一起离开,所以我才能得救。”

“就这样?”

“当然不止,我自己也是个非常喜欢动漫的人,所以我想,既然对方对《海猫》的台词一清二楚,那一定也是个喜欢动漫的人,所以我推测对方应该是个年龄不大的人,但也不会太小,毕竟要看懂这部动漫还需要点之上,因此我把那个藏在黑暗里的人的年龄定位在十五到二十五岁。看到你我就知道自己想对了。”

男人盯着何惜暮,许久后才点点头,反问道:“所以呢?那又怎么样?知道我的存在又能改变什么呢?”

何惜暮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问,所以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本来想将对方以军,却反倒把自己陷入到困境中。

“人都来齐了吗?”男人不理会何惜暮,继续说。“那么,我们就开始审判吧。”

“审判,这是什么意思?”八个人里最胖的男人叫了起来,“为什么要审判我们?我们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这个女人告诉我们要来帮助两年前那个孩子的,我们是来帮助你们的,竟然说要审判我们,实在是太过分了!”

“就在第一晚、奉上钥匙选中的六名活祭。在第二晚、余下来的人啊,撕碎紧靠的两人。在第三晚、余下来的人啊,赞颂吾高贵之名。在第四晚、剜头杀之。在第五晚、剜胸杀之。在第六晚、剜腹杀之。在第七晚、剜膝杀之。在第八晚、剜足杀之。在第九晚、魔女复苏、无人生还。在第十晚、旅途结束、终至黄金之乡。”

当落枫在说这些的时候,男人走进了厨房,然后拖出三个大型的蛇皮袋,来到大家面前后,大家立即感到一阵寒气逼人,纷纷向后退去。他蹲了下去,把黑色袋子解开,一边说道:“这都是我下午特地从冷冻库里拿回来的,所以很新鲜呢。第一个袋子里装的,是徐西的身体,你没看,还是完好无损的,我只不过是把她给肢解了,只要解冻后把身体和四肢拼起来,再加上我谁给你们的头,她是不是和活着一样?第二个袋子,有点难解,等等,呀,解开了,这是郑毅显,内脏给你们我还有点不舍得呢,不过没有办法,剜胸而杀之嘛,可是我不想完全照搬照抄,所以我必须有所创新。你们发现了吗?虽然落枫背的是《海猫鸣泣之时》里的台词,但是我在实践的过程中都做了改变,本来我想把台词也改一改的,可是我实在是太喜欢那段台词了,我太喜欢贝阿朵莉切了,因此什么都没有改。哎呀,已经全部拿出来了,还好我提前从冷冻库里带过来,不然都不能解冻,这样身体黏在一起,我会很苦恼的,怎么样?除了肚子被切开了,其他地方没有一点伤痕呢,他不像徐西那样,还要组装,那样太麻烦了。你们不知道,我在剖开郑毅显的肚子时,他叫得多厉害,杀猪似的,啊啊啊,啊——一定很疼吧,鲜红的血不停地流着,他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内脏被取出来,一定很吓人才对。不过我却觉得很好玩呢。对了,接下来的是……”

“够了,不要再说了!”人群里响起一声颤抖的嚎叫,大概是心理承受能力太低了,所以他蜷缩在门边上,整个人都在颤抖,这种事情,光是想想都觉得恐怖,可没有想到,凶手竟然还在这里津津乐道,好像在说什么有趣的事情似的。

不单单是这个人,大部分人都觉得毛骨悚然,好像自己的肚子正在被活生生地被雪亮锋利的到给划开,鲜血淋淋的,那种疼痛已经超越了他们的想象范围。不仅如此,还要亲眼看着肚子里的东西被一样一样拿出来,然后在绝望中等待着死亡。

“都害怕了吗?哈哈哈哈哈,落枫,果然很好玩呢!”男人突然发出了一阵狂笑。即便如此,他的手还是没有停下来。“喏,这是苏浩明的头,怎么样,比他的身体好无数倍吧。其实要不是他的尸体那么晚才被发现,也不可能腐烂成那样的。我还以为有了前两次的经验,你们会早点发现尸体的,可是没有我的提示果然还是不行呀!你们实在是太愚蠢了,真的,太愚蠢了!”

那这些东西都摆出来之后,男人站了起来,指着何惜暮说:“实际上,那天本来死的是她的,可是因为苏浩明,她逃过一劫了。不过也算她运气好,那样竟然还不死,看来是老天要让活到现在。不过没有关系,这次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

众人都惊恐地看着何惜暮,不知道接下来她会有什么样的遭遇。反倒是何惜暮本人,她微微一笑,用不屑的语气说:“是吗?对于上次的好运气,我不得不承认,的确多亏了郑毅显,所以要向他表示感谢。但这一次我认为,我还是会有那么好的运气。不过没有想到,那次我在刺伤昏迷后听到和落枫说话的声音竟然是你的,我还以为是刘隼的同伙,看来我还是不行呀。”

“不管你行不行,总之这次没办法了,你逃不掉了。还有你……”男人嘿嘿地笑着,然后又指着许家名,现在只要他指着的人,那八个人就像看见瘟神一样,立即走得远远的,尽量躲开。“以为我不知道吗?其实是刑侦队的队长,还说什么是整件事情的见证者,你连两年前发生过什么事都不知道,还敢这么大言不惭?现在竟然还能冠冕堂皇地走进来,我都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这番勇气,说实话,还真叫人佩服呢。”

许家名只是笑而不语。

“好了,说这么多废话真没有意思,在最后的审判进行之前,我再告诉你们一件事,其实,死的人远远不止这三个。而且杀人者根本就不是落枫,是我,看清楚了吗?是我,别再弄混了,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而且早就知道了。”何惜暮大声地说。“所以你不用一再强调了,不过这究竟是怎样让你觉得自豪的事情,你要这么不停地夸耀着,我真是想不通。”

男人答非所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落枫自始至终都没有承认过他杀了人。”王晓阳代替何惜暮回答道。“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承认过。大家可以想想,如果是一个复仇者,他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复仇,怎么可能会不承认自己杀了仇人呢?那应该是一件很值得说道的事情吧!但落枫没有,从头到尾他都只承认过自己袭击了何惜暮而已。吗更何况那天晚上你还和落枫说话了,虽然何惜暮已经出于昏迷状态,但是她还是听见你们俩的对话了,所以我们才肯定,落枫一定有同谋,仅仅凭借他一个人,是不可能做到这些的。”

“唔,真是精彩的分析呢,很好,很不错!”男人拍着巴掌,嘴角露出一丝赞许的微笑。“虽然你们都说对了,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就算我把所有的事实真相都告诉你们,那又能怎么样呢?反正现在人都来齐了,审判开始吧!”

这时候八个人开始骚动了,他们纷纷问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因为人多势众,他们并不害怕,有些人甚至卷起袖子准备去抓那个男人了。

但是,落枫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摁下了一连串的号码,然后交给那个男人。男人举着手机,对大家说:“我劝你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看见我手中的东西了吗?它可不是手机,而是炸弹引爆器,只要我现在摁下接听键,嘭,这里的所有一切都会化为乌有,包括我,包括你,包括他,包括她,包括他……明白了吗?”

大家这才开始害怕,都惊慌失措地叫了起来,埋怨的声音越来越多,最后都指责起何惜暮来,说都是因为她才会让他们陷入这样的危险之中的。更有人对着许家名开骂,说要不是他,也不会成为瓮中之鳖。

原本何惜暮还觉得奇怪,那些原来以各种各样的借口拒绝她的人为什么突然就来了,现在听着大家的叫骂,总算明白了些,难怪那些人肯来,都是许家名给逼的,想不到许家名也有做好事的时候。可是许家名究竟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呢?

“你可要想好了,这一按下后果会是什么。”王晓阳说。

“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是你们没有弄清楚状况,这就是最后的审判知道吗?连处罚一并处理了,也不用再麻烦。”

何惜暮说:“落枫,三天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只要把洛灵治好就可以了,你愿意自首的,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呢?”

谁知道落枫却说:“所以我才说你是傻女人呀,连这样的话都会相信,难怪铭轩会选择你呢,你虽然看上去很厉害,实际上头脑简单,很好骗呢,哈哈哈哈哈!好了,你们不用再多说什么了,等待着黄金乡的到来吧!”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了,闭上眼睛,尽情享受这一刻吧。”铭轩说道。“只要把这里给毁了,一切都可以从头开始的,所以不用害怕,放心好了,无论是落枫的妈妈,还是洛灵,她们都可以和原来一样,既健康又美丽,还有你们,也都会复苏的!”

说完之后,铭轩在众人的惊声尖叫在按下了手机的接听键。

铭轩大笑着摁下手机接听键后,众人都大叫着,想要往外面跑,可是因为谁都争先恐后,所以拥挤在一起,反而谁都出不去。

就在大家争夺着往外跑的时候,爆炸却没有发生。

铭轩的脸色变了,他不停地摁着接听键,然而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不是应该爆炸的吗?”

“没有用的,无论你再怎么摁都没有用了。”何惜暮有些无可奈何。“我们已经把炸弹给拆除了,所以,你的希望落空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铭轩拿着手机,摇着头不停地在何惜暮和她身后的人身上扫视着。“你们怎么会知道呢?怎么会知道呢?对了,是不是你?落枫,一定是你告诉他们的是不是?你背叛我了!”铭轩扔了手机,紧紧地揪住落枫的衣领,把他推到墙壁上,然后狠狠地给了他一拳。

落枫立即辩解道:“不对,不是我,怎么可能是我?我天天和你在一起,怎么可能和他们有什么联系?所以不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是说真的,你要相信我。”

就在铭轩要给落枫第二拳的时候,许家名将他们俩给分开了,然后把瘦小的铭轩给制服,落枫则被何惜暮扶着坐到了沙发上。

许家名对围观的八个人说:“好了,今天谢谢你们的配合了,你们先回去吧,记住,这几天哪里都不要去,我们随时会来传唤你们的。”

就在几分钟前这些人还害怕得要尿裤子了,为了逃命几乎相互殴打起来,可是事情一解决后,他们就换了个神态,又称兄道弟起来。本来还想要看热闹的,但许家名已经开口了,他们不得不离开。所以虽然很不愿意走,但还是一个一个往门口走去,然后打开门,一边谈笑风生一边出门,放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等屋子里最后只剩下何惜暮,王晓阳,王建国,许家名还有落枫、铭轩之后,何惜暮这才说:“并不是落枫告诉我们的,我刚刚也说过了,一开始我就知道有两个人,原因当然就是我之前说过的了。而且那天晚上我就没有看见和你形影不离的黑猫,那就说明它和别人在一起,不是吗?”

落枫恨恨地看着何惜暮,他觉得被铭轩讨厌都是因为何惜暮,不然的话,铭轩一定不会那么对他的,“你果然还是告诉他了,那个时候我说过的,你不能和他提半个字。你欺骗了我,你欺骗了我——”

“真是好笑了,既然你可以欺骗我,为什么我不能欺骗你呢?”何惜暮反问道。

“你……”

为了尽快把过程给说清楚,王晓阳连忙说:“你又弄错了,何惜暮一直在遵守和你的约定,从那天起直到现在她都还没有和我说有关于你的一个字,一切都是我自己猜出来的。更重要的是,那天我并没有走,而是在外面偷听你们的话。我之所以会回来,这就说明我的气全部都消了,以我的脾气,绝对不可能因为暮暮那几句话就走的。因为我发现门口有血迹,这才决定将计就计顺着你们的意思,故意发出离开的声音,其实我一直躲在外面听你们俩的对话,这才得知你们俩的约定。”

何惜暮恍然大悟,“难怪你第二天会来找我,原来你什么都知道了,而且今天才会出现在这里,我还一直觉得奇怪呢。”

“我没有想到的是你宁愿找我老爸帮忙也不肯找我。”王晓阳看着王建国说,然后又指了指许家名,“所以咯,我就去找他了,反正我一个人也搞不定,毕竟势单力薄嘛,他有那么多人力,我当然就……嘿嘿嘿。”

“原来他是你叫来的呀!”何惜暮和王建国异口同声地说。

王晓阳理所当然地点点头,略带些自豪地说:“是啊,怎么样?如果不是他,也找不到拆卸炸药的专业人员啊,所以才会这么顺利的嘛。怎么样,我这件事办得妥吧,你们是不是对我刮目相看了?”

只见王建国用力拍了一下大腿,扯着嗓门喊道:“怪不得呢,我去找我们技术组的人员时,让他们来这里帮忙,他们露出那种表情,我还不太敢问。原来是因为许队你已经交待过他们一次了,结果我又说了同一个地方,所以他们才会觉得不可思议的。我现在总算明白了,说起来我们是做了一件相同的事情呀。”

看着眼前的人得意洋洋地说着这些事的时候,铭轩恨不得把他们全都杀了,但是他更想知道的是,既然没有人告诉他们这里有炸弹,那他们为什么会知道的呢?“到底是怎么知道的?我明明已经做到万无一失了,只要你们一来,我就立即引爆炸弹,这样的话,谁都别想活下去!”

“因为我无意间看见了好几种颜色的电线头,再想着你们突然要找那么多人,就觉得不太对劲。”何惜暮回想着,那天虽然看不清楚,但是手电筒却无意间扫到了电线,一截一截的,就像是被剪断了的。刚刚开始她还以为就是普通的电线,但后来一想,家里并没有备着这种东西,在联系到以前电视上看到的那些警匪片,她就猜测会不会是自制炸弹之类的东西,所以在不确定的情况下找到了王建国,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人了。何惜暮把所有的情况对王建国和盘托出以后,王建国当然乐意帮忙。

至于是不是真的有炸弹,王建国曾经因为工作原因和拆弹组在一起过一段时间,所以多少有些了解,因此何惜暮到处跑的时候,他就来到小区到处检查。最后发现何惜暮所在的那栋楼正好是整个小区的中心,如果落枫和他的同伴真的那么痛恨这个地方还有这些人的话,那就很有可能对小区的住户都产生恨意,这也就是为什么落枫会对何惜暮说“都是你们的错”之类的话了,所以他一定会将炸弹安置在小区中心,也就是这栋楼。如果真的有炸弹,会装在这栋楼的哪里呢?不管什么,都是根基最重要,尤其是房子,就算什么没有被炸到,但只要地基被毁,上面也就倒塌了,所以很有可能在地下停车场,而最后王建国果然在那里找到了一颗自制炸弹。

至于王晓阳是怎么发现的,只能说是意外,原来纸是想要去停车场看看何惜暮的车在不在,然后确定她是不是在家,竟然误打误撞看见炸弹,刚刚开始还不以为意,但越快越觉得不对劲,所以叫来了许家名,最后才得以确认。

“既然一开始就知道我是骗你,为什么还要答应我?”落枫问道。

何惜暮往自己的房间里看去,外面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洛灵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大概也能猜出发生什么事情了,脸上露出无比痛苦的表情。“当然是为了你,更是为了洛灵,我知道你一直被别人利用,所以我想帮你。只有答应你这个条件,躲在暗处的人才会现身。就在铭轩出现之后,我还在央求你们,希望可是最后,铭宣还是按下了手机。我那么拼命地想要相信你们,并且希望你们可以改过,可是为什么呢?”

“因为已经回不去了,对吧?”落枫看向铭轩,笑了。“你知道吗?洛灵她已经死了,原来我也曾幻想过,只要那些人道歉,并且保证治好洛灵的话,我就放弃复仇好了。可是就在你来的半个小时前,洛灵死了,她死了,她死了,她死了……”说着说着,落枫便嚎啕大哭起来。

“她痛苦了这么久,死了的话……落枫你干什么?”何惜暮突然大叫起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落枫已经从开着的窗户上跳了下去,只听见咚的一声响,外面立即喧哗起来,她跑到窗户前,往下面看去,围着很多人,穿着制服,应该是许家名带来的。

铭轩原名张明,铭轩只是他给自己取的名字,和很多青春期的孩子一样,一直很讨厌那个名字,认为实在是土得掉渣。所有无论谁问他叫什么,他都只告诉对方“铭轩”这个称呼,只有在必须用真实姓名的情况下才不情愿地说出原名。

十七岁的铭轩一个人住,他的父母都是商人,离开家乡和亲人独自在外打拼。在他的印象里,自从懂事起父母总是轮流不在家,在没有爷爷奶奶、而姥爷姥姥又在别的城市的情况下,十二岁开始独自生活。但他也并非什么富二代,为了让经济条件更好一些,他的父母所以才不得不丢下年幼的他在外面打拼。

虽然不是在农村,经济上还算宽裕,居住条件也不错,但铭轩还是变相的成为“留守儿童”,甚至连留守儿童,至少他们还有亲人在身边。和所有独处的孩子一样,铭轩自小就养成了内向他的性格,不爱说话,不喜欢出去玩,甚至连学校也不怎么愿意去。父母宠着唯一的儿子,再加上对他照顾不周,因此在愧疚心理的操纵下,也就纵容着他,每个月给他同龄人不敢想象的钱。在独居的五年里,铭轩越来越不合群,他甚至可以几个月都不出门,天天躲在卧室上网,这是他唯一感兴趣的事。动漫和游戏成为他的娱乐活动,吃饭叫外卖,家政人员一个星期来一次。就算好不容易父母回来一次,他也不会表现多么亲热,就像对待陌生人一样,打个招呼后一言不发,继续玩游戏。

即便铭轩的父母很担心铭轩的状况,可是忙于赚钱的他们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关注铭轩的心理问题,他们只能给更多的钱来弥补自己的愧疚。在他们看来,只要孩子再大点,想的事情多了,就愿意走出家门了。这样反而更好,在家里总比出去和不良少年鬼混要好得多。因此,铭轩的状况没有得到任何的改善,反而因为时间越来越近,变得越来越糟糕。

铭轩最喜欢的游戏总是很血腥,只要不停地杀人他就会变得很兴奋,可以不眠不休不吃东西不喝水,一直玩下去。以至于后来看动漫时,原来只是喜欢一些少女漫画和热血漫画,后来却觉得那些很没趣,转而开始对黑暗血腥漫画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只要一开始看他就会欲罢不能,情节越残酷血腥他越欲罢不能。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年多之后,铭轩再次感到厌烦,他觉得只是视觉上的冲击已经满足不了他了,他需要更刺激的东西,一次无聊时他在论坛上看帖子,竟然看到了一篇有关于中学生残杀宠物狗的新闻,那些画面不停地刺激着他的大脑神经,他觉得很久没有兴奋过的神经又开始跳动起来。他把自己想象成画面的男主角,双手都是狗的鲜血,举起来大笑着面对拍照的人,那个感觉一定超棒。

看完帖子后铭轩立即打电话告诉父母要买一条狗,以为孩子终于开始知道孤独的滋味需要伙伴的父母激动不已,一口应允。铭轩从网上买了一条几个月的宠物狗后,想都没有想便开始了实践。由于是第一次,他紧张不已,甚至还有些下不了手。可是只要一想到帖子里的照片,他就觉得,既然别人可以,那他也可以,因此颤颤巍巍地杀死了那条狗,手段不算残忍,只是因为没有经验多刺了几刀。看着自己的“杰作”,铭轩感到了史无前例的快感,心中那份成就感和虚荣感不断膨胀。在这之后,他又多次残害了流浪狗,手段一次比一次残忍。

可是一年之后,铭轩已经不能满足于狗这样的动物了,他开始把视线转到了人身上,并且开始自制毒药和炸药。虽然上学不多,可是铭轩的自学能力却很强,他买来有关的书籍和化学成分,一边学一遍利用猫、狗来试验。成功之后他也很想在人身上试试,可是始终有所忌惮,不敢轻举妄动。

而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因为拆迁而导致的自焚事件,这让铭轩觉得看到了机会,他四处打听有关于落枫的事情,并且找到了他。之所以能够和落枫接触成功,很大原因是因为黑猫。那条黑猫是流浪猫,和落枫相遇后,落枫觉得他们命运相同,决定养着,可是自己都养不活,怎么能养活一只猫呢?正好被跟踪他的铭轩看见,他便假装偶然路过,和落枫搭讪,问了是由之后表明自己也是爱猫之人,可以代养,这样才认识。

从此以后,铭轩又不断拿钱给落枫,虽然没有足够的钱让洛灵去医院,但这已经足够让落枫信任他了,后来便把自己和姐姐的遭遇和盘托出,并且流露出自己的仇恨。铭轩觉得机会来了,他告诉落枫,自己可以帮他们报仇,而且只要这样,洛灵就能有钱去治病了。这个时候罗浮对铭轩已经没有任何怀疑了,对他完全信任,而且一听说可以只好洛灵,立即就答应了,这才有了之后的命案。

不得不说,落枫和铭轩两个人配合的天衣无缝,以至于把所有人都给欺骗了。那次落枫在巷子里杀何惜暮的时候,关键时刻正是铭轩出现告诉他苏浩明的事情,所以落枫才会匆匆离开,何惜暮得以活命。

而黑猫吃的肉,当然是人肉,铭轩每天都要喂两块,他觉得只有这样才有趣,不然还留着干什么呢?

他原本是想在最后试试炸药的威力的,毕竟从制作到试验成功他都没有真正使用过,所以他必须要有一个机会证明自己,正好落枫又他们恨着小区的一切,那住在这里面的人都应该死,一个不留。

只可惜,让铭轩意想不到的是,这个他精心制作的局却被解开了,他一直以为是天衣无缝的,到最后还是失败了,自尊心收到重挫,所以被捕时像丢了魂似的,任人摆布。

一个月后。

那件事之后,房地产商给了何惜暮一大笔钱,基本上就是房子的全款了,美其名曰是给她的精神损失费。和这个案子有关的很多人都受到了相应的处罚,对于拆迁的事情有关部门也变得更加慎重,政策在不不断完善当中,事情总算圆满解决了。至于铭轩,他的父母知道之后,都震惊的不行,一方面请绿色打官司,另一方面不断地苦恼者求情,所以案子到现在也没有真正结束。

何惜暮和王晓阳两个人坐在咖啡厅里,听着舒缓的音乐,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

“事情总算解决了,可以松一口气了。”王晓阳心情特别好,不过想着跪在地上老泪纵横的铭宣父母,心情不自觉地压抑起来。“看着铭轩的父母,觉得他们也挺不容易的。”

“那有什么办法呢?如果他们平时多关心点自己的孩子,不要一味地只满足物质需求,说不定也就不会这样了。其实他们才是造成这一切悲剧的根据呢。”何惜暮说。

“也是,最可怜的就是落枫一家了。”

一说到落枫,何惜暮就觉得难受,“落枫他是憋的太久了,他太累了,太痛苦了,或许这样而言对他也是一种解脱吧。”其实还有一件事她现在都还想不通,为什么洛灵全身都火烧伤,就那张脸完好无缺呢?

“不管怎么样,都过去了,我们算是经历了一件大事呢,感情更牢固了呢。”王晓阳说着,突然对拉过何惜暮的手,轻声说:“所以,我们结婚吧。”

“好啊。”好羡慕没有由于,再一次笑了,这次是喜悦的笑容。

“你说什么,是真的吗?”王晓阳激动不已,觉得一定是自己幻听了。

何惜暮却一本正经起来,“我说,技术宅伤不起……”